•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中國最好的兒童片卒于1990年

    時間:2020/5/7 10:07:55 來源: 拾文化 瀏覽量: 2949

    “我們一直在懷舊,不是那個年代的東西有多好,而是希望這個年代的東西能變得更好”

    作者:B級美食

    “我們一直在懷舊,不是那個年代的東西有多好,而是希望這個年代的東西能變得更好”

    你見過沒有PM2.5的北京清晨嗎?

    它在1990年的北京并不稀奇。

    那時候,胡同里家家戶戶的后窗,還沒有防盜網。

    走街串巷的冰棍車,統一的捂著棉被露著涼氣兒。

    走到哪里都能聽見韋唯唱的那句“我們亞洲,山是高昂的頭”。

    滿大街手握金牌的熊貓,都叫盼盼。

    所有人都盼著亞運會快點來,也包括煙袋斜街17號大雜院里的小男孩安建軍。

    這部1990年的國產電影《我的九月》,存儲著安建軍的北京夏日童年。

    如今看來,就像是中國版的《請回答1988》。

    1988年的首爾雙門洞,18歲的少女成德善,因為成績不好,被街坊同學稱為“雙門洞特功袋(功課特別差的腦袋)”。

    但傻人有傻福,她幸運地被選為首爾奧運會開幕式的舉牌小姐之一。

    從那之后,不管是家中,還是社區街道上,都不時閃過成德善練習舉牌的身影。

    《請回答1988》

    1988的那個夏天,對于成德善而言意義非凡。

    兩年后的北京夏日,同樣是北京孩子安建軍AKA“安大傻子”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個夏天。

    之所以有這個外號,是因為他小時候中過兩次煤氣,拙嘴笨腮不討喜。

    不過,在精明算計、捧高踩低的發小兒劉慶來的襯托下,安建軍更顯得傻得實在,傻得可愛,傻得像每一個你我的翻版。

    1990年8月底,正值北京亞運會開幕前夕,榆樹小學的學生們,都在為亞運會開幕式上的團體操表演緊張的排練著。

    動作總是慢半拍的安建軍,不巧被刷了下來。

    為了踏上亞運會開幕式的草皮,小半年里他付出了不少努力。

    按他爸的話來說:都不知道磨破了多少雙鞋!

    委屈傷心的安建軍在一幫損友們的攛掇下,去排練場搗亂報復,被老師抓了現行。

    老師是風騷男孩張國立

    新來的班主任高老師前來家訪,得知安建軍生活在單親后媽的特殊家庭。

    怯弱和自卑的安建軍,總把“吃虧是?!碑敵蓳跫?,凡事都慫得往后縮。

    為了幫他樹立自信,高老師化身“高二傻子”主動和他交朋友。

    兩人還約定了“秘密暗號”,有困難時要互相幫助。

    高老師送給安建軍的成功學雞湯

    在高老師的鼓勵下,安建軍變得越來越開朗,課堂上也敢主動舉手發言了。

    在“傻人有傻?!钡男睦戆凳鞠?,安建軍買彩票也中了筆巨款——50塊錢。

    當時北京的人均月收入,才不過220多塊。

    而為了給亞運會做貢獻,安建軍眉頭都沒皺一下,把錢全都捐了。

    但傻乎乎的性格,又使得他一次次錯過了被表彰的機會。

    他先是在面對《北京晚報》記者的采訪時,磨磨唧唧沒說出自己的名字。

    之后跟同學炫耀自己的事跡時,又被精明的劉慶來背地里把功德全搶走了。

    看著講臺上,接受校長表彰侃侃而談的劉慶來。

    聽著耳邊,嘲他蹭熱度的同學調笑聲。

    安建軍暗暗下定決心,要再當一次英雄,再中一次大獎。

    三伏天里,他每天堅持練習團體操。

    為了買彩票,他連早飯都不吃了。

    可看著嘴饞的妹妹,轉手就把省下來的錢都給她買了雪糕。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在開幕式的前兩天,有同學突然受傷不能上場。

    想要自薦又說不出口的安建軍,求助“好朋友”高老師為自己走后門。

    高老師鼓勵他自己說出想法:“你真的覺得自己比別人差嗎?一個人連自己的想法都不敢說,是什么?膽小鬼!”

    背地里苦練三伏的安建軍,最終憑實力拿到了名額。

    最后,他為亞運會捐款的英雄事跡,也被目擊證人所證實。

    在九月的尾巴里,安建軍第一次感受到發自內心的快樂。

    當他站上開幕式的會場揮胳膊踢腿時,和他一樣激動地還有十一億中國人。

    1990年的那個秋天,拉開了亞運會的大幕,也拉開了時代的巨幕。

    當時還在學校里撒歡的我們,還不知道這是最好的年華。

    輕飄飄的舊時光,就這么溜走

    轉頭回去看看時,已匆匆數年

    1990年中國改革開放已經十幾年,歲月匆匆流走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改變。

    在北京舉辦的亞運會,是中國第一次舉辦國際體育大賽,也是中國向世界展示改革成就的第一步。

    第一次申辦奧運會、國務院批復設立上海市浦東新區、周星馳11部電影同時上映、第一家麥當勞餐廳在深圳開業.............

    還沒當爸的青澀馬云

    西城區煙袋斜街17號大雜院里,也落下了時代變革的注腳。

    劉慶來的臺灣姥爺,已經可以自由來往大陸探親。

    王府井工美大廈的霓虹燈,象征著商業大潮的滾滾而來。

    任天堂的紅白機,也漂洋過海成了孩子們炫耀的資本。

    果珍和可樂雖然還是有點貴,也出現在尋常百姓家的餐桌上。

    “有事呼我”是那個年代無形裝逼的最強口頭語。

    當影片中去接從臺灣回來的姥爺,錯過了開幕式表演的劉慶來,哭著喊出那句“哪還有下回”時。

    他大概想不到,18年后還真有個更大的運動會等待著他。

    1990年生活在慢慢變好的,每個人臉上洋溢著辭舊迎新的喜悅。

    1990年代還不夠完美,每個人都在為下一個變革而奮斗。

    這是那個年代,連安建軍這群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拍攝于1990年的《我的九月》,沒有跌宕起伏的劇情,沒有說教式的圣母老師,沒有刻意安插的反派,更沒有一個特色鮮明的主角。

    安建軍家庭條件普通,長得囫圇吞棗,學習馬馬虎虎,吃個西瓜都能讓籽嗆著。

    讓人打幾下子,只會給自己找個臺階:“嗨,打一下就打一下唄,還能老打嗎?!?/strong>

    他一輩子的高光時刻,都在開幕式的幾分鐘群演里。

    在素人選秀都有“人設”的時代,安大傻子連跑龍套都不配有臺詞。

    這樣平凡普通的主角,也從大銀幕上消失了十幾年。

    可這并不影響,他曾帶給我們真實的觸動。

    他老實懦弱,卻愿意為亞運會捐了巨款。

    三番五次被朋友背叛奚落,卻總想著吃虧是福。

    餓著肚子攢錢,卻愿意為妹妹買零食。

    和家境優越,巧舌如簧,總是被人夸贊的劉慶來對比。

    每次吃虧受委屈的安建軍,讓人看得心生酸楚。因為在他的背影中,我們看到了兒時那個被冷落、被誤解的自己。

    從小生活在“別人家孩子”的陰影下,我們拋棄個性,磨掉棱角,努力爭取成為榜樣。

    直到長大后才發現, 成長只是學會接受自己是個普通人的事實。

    沒有人生來不凡,也沒有人生來注定平凡。

    電影停留在1990年,安建軍未來是否會改變無從得知。

    他也許已經化身為體制內的螺絲釘,終日被同事甩鍋,幫領導端茶送水;也許是一名名企里的卑微社畜,996到白了頭,忽然有一天因過勞猝死在了街頭。

    他或許仗著勤快老實,做小買賣賺了一點錢,而后卻被人蠱惑著入了P2P的坑,敗光了家底,站上了榆樹小學的樓頂。

    他更可能從未變過,依然那么傻憨憨,甘于平凡,度過平淡的一生。

    只是如今的北京,早已沒了當年的模樣。

    拔地而起的不只有無數鋼筋水泥,更有房價和物價;倒下的,則是一個個當年拔老根兒和跳皮筋的場所,還有泛著清晨光輝的一代身影。

    看完了《我的九月》,關上筆記本躺平睡去。

    多希望多想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趴在教室的桌子上,然后對同桌說:

    “我做了一個好長的夢,夢里的電話沒有繩子卻能看電視,夢里的北京還辦成了奧運會,夢里沒有上司的輕視,同事的排擠,沒有長大的煩惱.......”

    再見了我的九月,再見了宣武區,再見了大雜院,再見了童年。

    2010年,宣武區合并入西城區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