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宗教哲學頻道首頁 佛教 道教 伊斯蘭 基督教 天主教 寺廟 宗教勝地 佛緣閣 古代哲學

    中國特色的伊斯蘭教文化

    時間:2012/5/31 13:41:00 來源: 網絡整理 作者: 采集俠 瀏覽量: 3144

    伊斯蘭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它作為一種宗教,一種生活方式和文化形態,在中國傳播和發展已有1300年左右的時間,并與中國悠久的文化傳統相互影響和融合,逐漸形成了具有中國特

         伊斯蘭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它作為一種宗教,一種生活方式和文化形態,在中國傳播和發展已有1300年左右的時間,并與中國悠久的文化傳統相互影響和融合,逐漸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伊斯蘭教文化。作為一種歷史積淀的特殊文化現象,它包攝著信仰體系、社會意識、道德規范、價值觀念、民風民俗、語言文字、科學文化成就等極其廣泛的內容。
          伊斯蘭教是人類歷史上的重大社會文化現象之一。它的最初產生是中世紀阿拉伯半島由原始社會向階級社會過渡的產物,是阿拉伯民族建立統一國家,實現安定與和平的客觀社會要求在宗教思想上的強烈反映。從公元610年穆罕默德創教開始,到他逝世之時的23年間,伊斯蘭教終于發展成為整個阿拉伯半島的統一宗教。后來,隨著阿拉伯帝國的對外擴張和商人們的經商活動,伊斯蘭教在將近兩個世紀中遂由阿拉伯民族的宗教發展成為橫跨亞、非、歐三大洲的世界性宗教,伊斯蘭文化的種子也遂由世界著名的絲綢之路傳播到了中國的廣大地區和一些民族之中,并在不斷吸收當地民族傳統文化和社會習俗過程中,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伊斯蘭教文化,成為被傳入地區和民族的一種宗教信仰、文化體系及生活方式。
          關于伊斯蘭教在中國傳播與發展的階段,學術界意見比較統一,認為由唐初至清朝,大致可以分為以下三個階段(注:宋全成:《伊斯蘭文化與中國學術討論會綜述》,《文史哲》,1991年第6期。)。
          第一個階段為伊斯蘭教傳入中國的初期,時間是唐初至宋朝。據史料記載,唐永徽二年,阿拉伯的大食國的第三位哈里發奧斯曼的使者經絲綢之路抵達長安,覲見唐高宗李治,并向他介紹大食國的基本國情和伊斯蘭教的基本教義。從此,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商人便連續不斷地來華貿易,并居住下來。到了宋代,在京師和各大貿易港口,已出現專供阿拉伯商人居住的“蕃坊”。為了舉行宗教儀式的方便,宗教建筑清真寺也陸續建立起來。此時,這些阿拉伯人還沒有得到中國人的認同,不被視作中國人,他們所信奉的伊斯蘭教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只是一種帶有神秘色彩的外來文化。
          第二個階段為伊斯蘭教在中國大規模傳播的黃金發展時期,時間是宋末至元朝。伴隨著蒙古貴族的西征與元帝國的建立,中國與中亞、西亞伊斯蘭教國家之間的陸路交通暢通無阻。阿拉伯、波斯及中亞地區的各族穆斯林便跟隨蒙古軍隊大量涌入中國內地,形成了“元時回回遍天下”的局面。此時的穆斯林已不再被當作外國人看待,而成為中華民族大家庭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色目人的主要成分,穆斯林的政治地位僅次于蒙古人,高于漢人和南人。這時的伊斯蘭教,與當時中國的佛、道、基督等宗教同樣受到統治者的重視。
          第三個階段為伊斯蘭教與儒家思想相結合,形成獨具特色的中國伊斯蘭文化時期,時間是明清兩代。置身于中國傳統文化的氛圍,伊斯蘭教不可避免地受到感染和熏陶。而伊斯蘭教欲在中國生存和發展,被更多的人所接受,也必須吸收儒家文化。明末清初學術界出現了一大批學通四教(儒、釋、道、伊斯蘭)的學者,他們將伊斯蘭教文化典籍用漢文編譯,而且引用儒家文化來印證伊斯蘭教,從而使伊斯蘭教與中國傳統的儒家文化相結合,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中國伊斯蘭文化,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
          伊斯蘭教與儒、道等中國傳統文化的融合,有其內在的根由。伊斯蘭教與儒家思想同樣作為東方文化的組成部分,在理論思想上有著某些共同點和相通之處。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伊斯蘭文化的核心是安拉本體論,論證安拉的獨一和真實及其德性;傳統文化也承認天帝的存在,兩種文化在宇宙觀上有類似之處。
          在伊斯蘭教中,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論行為,僅次于《古蘭經》的地位,它是穆斯林行為規范、倫理道德、生活態度的準則;而傳統文化中孔孟的言論行為則是立身處事之本。前者是先知文化,后者為圣賢文化,二者均以先知先覺者為效法的榜樣。
          其次,伊斯蘭教主張積極入世,禮拜完了就應該散布在大地上耕種、放牧、經營。伊斯蘭教提倡“公益”;對人生、社會持嚴肅認直的精神;而傳統文化中孔夫子倡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要以天下為己任,要干預社會政治。
          第三,伊斯蘭教產生于西亞封建社會,重視人際關系、倫理道德?!豆盘m經》、《圣訓》中對夫婦、父子、鄰里關系的處理有詳盡的規定。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君臣之義,父子之親,夫婦之別,長幼之序,朋友之信。二者都具有社會整合、維護社會有機體存在的社會功能。
          此外還有其它一些原因。
          伊斯蘭教是以和平的方式傳入中國的。伊斯蘭教是通過絲綢之路的穆斯林商人逐步傳入中國的。唐宋時期中國海外貿易空前繁榮,統治者對外來商人又實行鼓勵和保護政策,這也就為伊斯蘭教傳入中國,并得以發展創造了有利的條件。伊斯蘭教傳入中國以后,為求得生存和發展而遠離政治。在多數伊斯蘭國家,伊斯蘭教不僅是一種宗教,而且還是一種政治制度,教權和政權密不可分。中國的伊斯蘭教則不同,它不僅不是一種政治制度,而且由于信教群眾散居全國各地,也構不成一種獨立的政治力量。因而,面對著具有很大威懾力量的中國封建統治,只能是依附和歸順。
          此外,伊斯蘭教還尋找到了在中國生存和發展的民族載體。尋覓宗教文化的民族載體,是外來宗教文化得以在異地生根和發展的基本條件。伊斯蘭教傳入中國后,很快在中國的少數民族中扎下了根。在中國55個少數民族中,其中回、維吾爾、哈薩克、東鄉、克爾克孜、烏茲別克、塔吉克、塔塔爾、撒拉、保安等10個少數民族信奉伊斯蘭教。這些民族雖然歷史長短不一,信奉伊斯蘭教的時間也有先后,但他們自接受伊斯蘭教以后,就始終將其作為本民族唯一的宗教信仰,成為這些民族求得生存和發展的共同精神支柱。這些民族不僅成為伊斯蘭教在中國生存的載體,而且逐步演變成為在中國維護和發展伊斯蘭教的中堅力量。
          從伊斯蘭教在中國1300年左右發展演變的歷史軌跡來看,深受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與中國傳統文化的有機結合,是中國伊斯蘭教文化的基本特征。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從教權組織上看,由于中國封建統治力量的強大和中國穆斯林散居全國各地,因而不可能建立全國統一的教權組織,而是以各自為政并分散的教坊形式存在。后來在教坊基礎上出現的門宦制度實際上就是伊斯蘭教神秘主義派別(即蘇菲派)和中國封建社會的宗法制度進一步結合的產物。許多門宦的宗教首領,集教主、地主及圣徒于一身,實行封建的世襲制,這一點完全不同于其它伊斯蘭教國家統一的教權組織。
          第二,具有中國特色的伊斯蘭經堂教育制度。為了培養宗教職業人員,明朝嘉靖年間,陜西阿訇胡登洲把中世紀伊斯蘭教國家以清真寺為校舍的辦學形式與中國傳統的私熟教育結合起來,創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伊斯蘭經堂教育制度。經堂教育在清真寺進行,由開學阿訇擔任經師,學員主要學習“三十本經?!?
          第三,從伊斯蘭教教義上看,中國伊斯蘭教一方面堅持了伊斯蘭教的根本信仰,另一方面又吸收了中國傳統的文化思想。伊斯蘭教最根本的信仰是“認主獨一”,離開了這個信仰也就背叛了伊斯蘭教。中國伊斯蘭教將“認主獨一”的基本教義與儒家思想中的“太極說”有機地結合了起來。一方面承認太極學說中關于萬物統一于五行,五行統一于陰陽,陰陽統一于太極,太極本無極的說法;另一方面又提出在太極和無極之先,還有一個“造化之原主”即“真一”(又叫真主)。真主才是造化大地人物的本體和世界萬事萬物的總根源。這樣,既堅持了伊斯蘭教關于“一切非主,惟有真主”的基本信仰,又融合了中國傳統的儒家學說,形成了特有的中國伊斯蘭教思想,即以儒家思想印證和闡發伊斯蘭教教義為特征的宗教哲學。
          第四,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伊斯蘭教建筑。世界上伊斯蘭教國家清真寺的大殿上均有圓頂建筑,另外還建有供望月和呼喚禮拜用的尖塔(即邦克樓)。而中國除沿海和新疆地區的某些清真寺采用阿拉伯和中亞的風格外,內地的大部分著名清真寺則都采用了中國傳統的殿宇式四合院為主的建筑式樣,門前有照壁,寺內兩旁廂堂比列,樓閣對起,碑亭逢峙,五脊六獸,勾心斗角,畫棟雕梁,紋檐繩桶,懸匾掛聯,充分體現出中國獨特的伊斯蘭教建筑風格。
          第五,深受中國儒家文化熏陶的伊斯蘭教節日。伊斯蘭教傳統的三大節日是開齋節、古爾邦節和圣紀節。但古爾邦節被中國有些穆斯林稱為“忠孝節”,這已帶有濃厚的儒家文化色彩。圣紀節(伊斯蘭教教歷三月十二日)在其它伊斯蘭教國家多是通過誦經、贊頌和集會的方式慶祝先知穆罕默德的誕生。而中國穆斯林的圣紀節,時間上可在三月份的不同日子里進行;在內容上則通過開經作“爾麥里”(即念經作善事),宰牛羊設宴聚餐以示哀悼,猶如儒家文化中的“祭祖”,實際上是把它當作圣忌來紀念。
          第六,有著漢文化特征的中國伊斯蘭教文化習俗。中國穆斯林除飲食禁忌等少數幾個方面與國外穆斯林完全相同外,其它如語言、姓名、衣著、婚喪嫁娶等方面都具有明顯的漢文化特征。中國穆斯林只是在宗教生活中部分使用阿拉伯語,其實大部分生活時間共同使用漢語。人名一般使用漢人的姓和名,有的則請阿訇取一個經名,或二者合在一起。在婚俗上,雖然請阿訇到場證婚,但在舉行婚禮時,不受伊斯蘭教關于只能用皮鼓借資宣傳,不得以音樂慶祝之禁,常隨漢族之舉。在喪葬儀制上,中國穆斯林一方面按照伊斯蘭教的規定進行速葬(三日內葬)、薄葬(亡人只用白布裹身)、請阿訇誦經等;另一方面,有的穆斯林還補充以“重孝”之禮,后者顯然是漢文化的習俗象征。
          作為中國傳統文化有機組成部分的中國伊斯蘭教,盡管其歷史悠久,獨具特色,但其傳播和發展卻異常緩慢。根據有關資料統計,目前中國的全部穆斯林僅占12億總人口的1.4%,大約是1700萬人左右(注:宋全成:《伊斯蘭文化與中國學術討論會綜述》,《文史哲》,1991年第6期。),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只用阿拉伯文誦讀經文,限制了中國伊斯蘭教的傳播和發展。中國穆斯林在清真寺舉行宗教儀式時,多數阿訇只用阿拉伯語誦讀經文和著作,這樣,不懂阿拉伯語的絕大多數穆斯林和其它民族的兄弟,便無法理解其教義及其文化。
          第二,繁瑣的宗教儀式也是阻礙中國伊斯蘭教傳播和發展的重要因素。佛教得以在中國迅猛傳播和發展的原因之一,便是簡化宗教儀式。而中國伊斯蘭教的宗教儀式十分繁瑣,其天命五功和大小凈,不僅在祈禱詞方面有明確的規定,而且在站、立、坐、手腳的位置等方面也有嚴格而繁瑣的限制。
          第三,中國伊斯蘭教的載體中國穆斯林,居住大分散小集中,也是不利于伊斯蘭教的傳播和發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四,中國伊斯蘭教沒有得到封建統治者的大力支持。在封建社會中,文化的傳播和發展與封建統治者的支持與否,有著內在的密切聯系。中國伊斯蘭教,由于其遠離政治,除元朝外,始終沒有得到封建統治者的信任和持續不斷地有力支持。中國封建統治階級大力提倡和扶持儒家學說,不僅大大沖淡了人們對中國伊斯蘭教的認識,而且對中國伊斯蘭教的傳播和發展起到了明顯的抑制作用。
          第五,中國伊斯蘭教在整個封建社會中,沒有能夠得到知識界,尤其是廣大漢族知識分子的認同,這也是導致中國伊斯蘭教發展遲緩的重要原因之一。從佛教在中國迅速傳播和發展的歷史進程來看,得到知識界,尤其是廣大漢族知識分子的認同、研究和弘揚,是其迅速傳播和發展的重要原因。中國的伊斯蘭教,由于多種因素的影響,始終僅限于在人口極少的10個少數民族中間傳播和發展,而人口眾多的漢民族,由于缺乏與知識分子的溝通,絕大多數人沒有受到中國伊斯蘭教的熏陶。這樣,中國伊斯蘭教傳播和發展緩慢,也就成為歷史的必然。(注:楊懷中:《伊斯蘭教在我國傳播發展中的特點》,《甘肅民族研究》,1990年第1期。)。
          當前,中國正在深入開展著一場轟轟烈烈的現代化社會改革,中國的傳統文化如何適應中國現代化的發展,這個問題突出的擺在了我們的面前。同樣,中國特色的伊斯蘭教文化作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堅持自己基本特征的前提下,如何適應中國穆斯林民族的現代化發展,這個問題也緊迫地從實踐與理論兩個方面提了出來。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一個民族的現代化決不應該割斷自己木民族文化的傳統。
          ②馬啟成:《論中國伊斯蘭的大文化屬性》,《中央民族學院學報》,1992年第6期。
          【責任編輯】朱小琴
          【校 對 者】朱小琴

    (責任編輯:LPP)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