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琴棋書畫頻道首頁 傳統音樂 古代舞蹈 對弈 書法 篆刻 中國繪畫 研究發現 藝海拾遺 知識問答

    漫談畫馬與畫驢:其實是一回事

    時間:2014/2/12 9:41:00 來源: 中國書畫報 瀏覽量: 2292

    附圖為劉興泉畫作 □劉興泉 隨著迎春的爆竹和鼓點,甲午馬年的馬蹄聲越來越近了。馬在十二生肖中雖排第七,但古往今來它與人類關系非常密切。從將士熱血奮戰的戰場,到帝王權

     

    附圖為劉興泉畫作

     

     □劉興泉

     

     隨著迎春的爆竹和鼓點,甲午馬年的馬蹄聲越來越近了。馬在十二生肖中雖排第七,但古往今來它與人類關系非常密切。從將士熱血奮戰的戰場,到帝王權貴的車隊和儀仗,從千里驛站的滾滾黃塵,到耕種收獲的田野村莊,到處可見馬矯健的身影。

     

     由于馬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因而從很早以前它就踏入藝術領域。從出土的秦朝兵馬俑、漢代的銅鑄“馬踏飛燕”,到唐代李世民陵墓石雕“昭陵六駿”,以及大量漢代石刻,唐代雕塑、三彩、畫像磚。在中國輝煌的詩歌歷史長卷中,更留下了大量詠馬、頌馬的詩篇。如杜甫詠馬詩:“胡馬大宛名,鋒棱瘦骨成。竹劈雙耳峻,風入四蹄輕。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此生。驍勇有如此,萬里可橫行。”

     

     中國古代畫馬最著名者,唐代有韓干、曹霸、張萱,宋代有李公麟、陳居中,元代有趙孟頫、任仁發,清朝有郎世寧等?,F代畫家畫馬最成功者當推徐悲鴻和黃胄。徐悲鴻畫馬純水墨不著色,以線條勾勒為主,用文人畫之筆墨,畫出了馬的清瘦勁健,逸群絕倫。徐悲鴻畫馬多寄托自己的志向、情思與精神。解放前,他畫馬曾題句“天涯何處尋芳草”,建國后他畫馬則題“萬里山河歸民主,鏟盡崎嶇大道平”。黃胄畫馬全有感于現實生活,通過速寫,找到了創作靈感。黃胄筆下的馬結構準確,姿態生動。他以激情的筆墨與飛揚的線條,通過馬匹表現出了邊疆草原牧民的歡樂生活。觀徐、黃二人畫馬,風格迥異,各具特色。逸品、妙品兩高峰,后人難以超越。其他畫馬的很多,值得一提的是天津已故畫家劉奎齡、劉繼卣父子,還有東北健在的老畫家許勇。

     

     說罷馬,應順便說一下與馬相近的驢,兩者長相仿佛。一個身大,一個體??;一個耳短,一個耳長;一個尾粗,一個尾細。雖說模樣長得差不多,但馬的名氣比驢大多了,身價更相差甚遠。“驢唇不對馬嘴”,如想地位相當,且待“驢”年馬月了。古代無交通工具,官騎馬,民騎驢,如眼下坐轎車和騎自行車一般。

     

     畫驢與畫馬相似。一般馬身毛短而毛色光亮,而驢毛長而松軟無光;馬骨格明顯,身體強健有力,而驢身體圓潤,小巧玲瓏。所以畫馬宜用線勾勒,表現其結構和動勢,以顯示其力量之美;而畫驢宜用濕墨沒骨法,畫出其毛茸茸的質感來,顯其溫柔可愛之勁兒。

     

     畫馬要比畫驢更強調動勢,因為馬善跑,速度快,要畫出矯健靈動之態,注重腿關節和胸腔的結構骨架,按解剖和形體結構之走向下筆落墨。馬鬃與馬尾的表現,直接關系著整匹馬神韻姿態的生動。尤其是奔馬,鬃尾蓬松、飛揚。

     

     畫馬,畫驢,其實是一回事,就是要使筆下的動物“活”起來。我曾在我畫的一幅《馬驢圖》上題詩曰:“畫驢畫馬無二般,筆墨舉一又反三。若也或問其中妙,斫輪輪扁妙不傳。”(附圖為劉興泉畫作)

    (責任編輯:孫自軍)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