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琴棋書畫頻道首頁 傳統音樂 古代舞蹈 對弈 書法 篆刻 中國繪畫 研究發現 藝海拾遺 知識問答

    景陽岡武松打虎 也說石農刻印章

    時間:2017/12/11 9:30:06 來源: 中華書法網 瀏覽量: 2780

    洪慶/文

      那武松盡平昔神威,仗胸中武藝,一頓拳腳打得那大蟲動彈不得。

      武松放了手,來松樹邊尋那打折的棒橛。拿在手里,又打了一回,那大蟲氣都沒了。武松再來青石上坐了半歇,就石頭邊尋了氈笠兒,轉過亂樹林邊,一步步挨下岡子來。

      走不到半里多路,只見枯草叢中,又鉆出兩只大蟲來,于黑影里直立起來。武松定睛看時,卻是兩個人。把虎皮縫做衣裳,緊緊拼在身上,各拿著一條五股叉。見了武松,吃一驚道:“你那人吃了?律心、豹子肝、獅子腿,膽倒包著身軀,如何敢獨自一個,昏黑將夜,又沒器械,走過岡子來!”

      武松道:“你兩個是什么人?”那個人道:“我們是本處獵戶?!蔽渌傻溃骸澳銈兩蠋X來做甚么?”兩個獵戶一齊失驚道:“你兀自不知哩!如今景陽岡上有一只大蟲,夜夜出來傷人。本縣知縣著落當鄉里正和我們獵戶人等捕捉。那業畜勢大難近,誰敢向前!”

      武松道:“卻才岡子上亂樹林邊,正撞見那大蟲,被我一頓拳腳打死了?!?/p>

      兩個獵戶聽得癡呆了,說道:“怕沒這話!”武松道:“你不信時,只看我身上兀自有血跡?!眱蓚€道:“怎地打來?”武松把打大蟲的本事說了一遍,兩個獵戶聽了,又驚又喜,叫攏那十個鄉夫來。
      眾人點起火把,跟著武松一同再上岡子來??匆娔谴笙x做一堆兒死在那里。

      兩個獵戶見大蟲果真死了,分開眾人,沖向前面,狠狠喝道:“大蟲,大蟲,你也有今日也!”

      兩人心中轉又想道:“今有死虎擺在面前,何不將它飽打一頓!一來出出我們心中惡氣;二來顯顯我們威風。且又安全,毫無閃失,不也打虎英雄?”

      于是發一聲喊,一頓拳打腳踢,打得那大蟲從口里又流出血來。獵戶又照著那大蟲臉上狠狠吐上幾口吐沫,踏上一只腳,吆喝眾鄉人:“把虎給綁了!”

      當下印人,虛張聲勢沒水平的居多,沒功夫玩票兒的居多,果真遇到真大蟲,現在應該稱為土壕的大蟲,當真就打不動了。

      這大蟲并非一般,兇猛不算,還有一個好腦子,你如何能夠騙到他甘心掏錢買印章?土壕之所以為土壕,他能夠讓打工的為他賺錢,腦子快賺錢多,才算是個土壕。

      印人江濱煒,外企生命儀器高級工程師。嗜刻印,平時公務繁忙,天上飛來飛去,是個“飛人”。閑暇了在酒店還忘不了飛幾刀,刻幾方印送朋友欣賞把玩,風格印宗秦漢,用刀清剛,端端正正。

      早就約了江濱偉喝茶,后來又改為喝酒,先干三大碗烈酒潤潤嗓子,上景陽崗找猛虎過過招,好歹把大蟲打翻了,哥幾個給扛回來!

    篆刻家江濱煒個人簡介:

      江濱煒,號石農,臨江俗人,生于茶鄉安溪?,F客居福州,為外企生命科學儀器高級工程師,常年游蕩于國內外各高校,研究所。

      記事:大學讀書期與篆刻結緣,問道師友,此后多年癡迷于篆刻印章。人生無常,風云變化,彈指已十余年矣,但與印石、篆刻情比金堅。旅途行囊中,刻刀,印石,朱泥必伴左右,閑暇休息酒店燈下,興來刻一方印,供知音友好欣賞把玩,“有好終能累此生”,其欣欣然乎?君子之交,比德于玉。魚之樂,君知否?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