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琴棋書畫頻道首頁 傳統音樂 古代舞蹈 對弈 書法 篆刻 中國繪畫 研究發現 藝海拾遺 知識問答

    圍棋史話:逐漸衰落的清朝時期

    時間:2013/6/7 10:55:00 來源: 飛揚圍棋網 瀏覽量: 2566

    周懶予奇峰突起 諸子爭雄競霸,累局不啻千盤。這就是王燮在《弈墨序》里描繪的 清初棋壇盛況。當時,海內國手幾十數輩,往來江淮之間,新老棋手交相競逐, 比賽頻繁。老將過百

    周懶予奇峰突起

    “諸子爭雄競霸,累局不啻千盤。”——這就是王燮在《弈墨·序》里描繪的 清初棋壇盛況。當時,“海內國手幾十數輩,往來江淮之間”,新老棋手交相競逐, 比賽頻繁。老將過百齡仍獨步棋壇,棋力不減當年,然而,“江山代有才人出,各 領風騷數百年。”不久,周懶予奇峰突起,棋力超過過百齡。他的生平事跡,周賞 的《周懶予傳》和徐星友的《兼山堂弈譜》記載較詳。

    周懶予是嘉興梅里鎮人,名嘉錫,字覽予,后來名聲越來越大,因同音而被人 訛傳為懶予。周懶予的祖父周慕松,下得一手好棋,懶予五六歲時就喜歡看祖父下 棋,并開始懂得攻守應變之法。幾年后己精通棋藝,小有名氣??渲虚_始有 人拿出銀子請四方高手與周懶予會棋。懶予每次都得勝而歸,所得銀兩孝敬父母, 父母很為兒子自豪,從不阻攔他外出下棋。

    懶予長大了,小說又迷住了他,他愛讀小說,也不誤下棋。和人對弈時,對手 握子思考的時候,他埋頭讀書,等對方投子之后,他再抬起頭來應棋投子,然后接 著看書。所以一局完了,對方常汗流浹背,他仍從容自如。而且,看小說一點不影 響他對棋局細致的觀察,有時,一局才過半,他就對人說你將輸幾路,待棋局終了, 多半不差分毫。人們對他這種才能很是驚奇。

    這時,周懶予已和過百齡交上手,過百齡已進晚年,尚未遇對手。周懶予年輕 力壯,棋鋒銳利,他倆下棋時,觀棋的人圍得象墻一般厚實,雖然兩人各有勝負, 但周懶予顯然已開始占有優勢,這就是著名的“過周十局”。此后,周懶予在棋壇 領先己成定局。

    沒過幾年,山陰的唐九經邀請天下名手在武林兩湖下棋。當時去了十多人,周 懶予名聲最大,其他棋手便商議著聯合對付他。開賽后,十幾位棋手車輪大戰,輪 流出場與周懶予較量,共下了十來天,結果還是周懶予獲勝。當時兩位后起之秀周 東侯、汪漢年,初出茅廬,棋力強盛,大有雄視一世的氣魄,但也被周懶予殺敗。 不過從棋譜看,每局勝負都在“幾微毫發之間”,可見爭奪還是十分激烈的。

    周懶予承襲了前輩優秀棋手的良好棋德,棋藝雖高,但很謙虛。開始與過百齡 對弈時,為了表示對前輩的尊敬,幾次堅持不肯下對子。實際上,周懶予當時棋力 已在過百齡之上,他這么做,許多人不解。有人問他:“你的棋藝是不是到頂峰了 呢?”周懶予說:“現在的棋手雖不如我,但每次局后復盤,我都能看出許多不當 的地方,離頂峰還遠呢!”

    周懶予出身貧寒,但并不珍惜金錢,他下棋得了不少錢,常在賭場上一下輸光。 最后,兩袖清風,空手還鄉。

    關于他的結局,有不少傳說。有人說他去了西疆,被一位國王留住,在那幾結 婚并有了孩子。 又有人說他去大海中 的一個島國,在那里受到了熱情款待。較為 可信的還是徐星友在《兼山堂弈譜》中的記載:“(周)東侯言懶予(與姚吁儒) 對局后,未旬日而下世。”其時大概在康熙初期。

    周懶予的棋風特點是:變化多端,輕巧玲瓏,處處爭先。周員說:“究其(指 周懶予)所以勝者,持先而不失也”。確實,處處爭取主動權是他的最大特點,即 所謂“寧輸數子,不失一先”。

    徐星友在《兼山堂弈譜》 中, 還記載了周懶予在棋藝上的獨創手段,他說: “過(百齡)周(懶予)倚蓋起手,最為盡變。”從流傳下來的過周遺局上看到的 起手布局都是“倚蓋定式”,著法緊峭,克服了前人創造的“鎮神頭”、“金井欄” 等定式較松弛的缺陷。徐星友的書上還說:“應雙飛燕兩壓,其著法始于懶予,最 為醇正。”“雙飛”著法沿用至今,它就是周懶予經常使用并使之流傳開的。

    周懶予的棋著有《圍棋譜》一卷。此書原本亡佚,現傳的是同治十二年蘇州復 刻本。

    繼周懶予之后,新起的著名棋手有汪漢年,周東侯二人,他們都被列入“清代 十大家”之中。

    汪漢年,安徽天都人。清順治年間,“漢年與周東侯遇于廣陵,爭勝負十余局, 一時名噪,遂分秦晉。”據《眉山墅隱·跋》引錄程蘭如的話說:“漢年天分高, 用意曲其精微奧妙。”汪漢年的著作,有《眉山墅隱》一卷,這是我國古代棋藝家 編選時局譜中少偏見的典范。徐星友曾說:“季心雪《弈墨》、(周)東侯《弈悟》 、(盛)大有《弈府陽秋》,皆抑人揚己,各有存私。此譜(指《眉山墅隱》)隨 弈隨梓(出版),一秉至公。它如《不古編》有篡改之弊,《弈慧》、《弈涂》、 《弈遇》之類,更不足道?!睹忌剑ㄊ[)》一譜,雖不無利鈍,然大方正派,無 纖巧之習,固當做視諸譜也。”

    周東侯,名勛,安徽六合人。青年時期與汪漢年棋力相當,中年后棋藝大長, 超過了汪漢年。論者稱他的棋“如急,浹回瀾,奇變萬狀”,也就是說,他的棋路 古怪多變,不拘一格。他最擅長攻殺,即所謂“偏師馳突”。周東侯認為,下棋是 為了研究棋藝,不是為了輸贏。所以,他贏了不驕傲,輸了不氣餒。他說:“局中 義理之所在,務領推移應變,若稍有余蘊,必不能淋漓酣暢,高手以勝負源于胸中, 故往往中止。”后來,黃龍士棋蓋天下,當時棋手望風而靡,只有周東侯一人敢與 他對弈。人稱黃龍士為龍,周東侯為虎,周東侯因其棋高德尚,深得人們敬重。晚 年,他專心培養后代,撰有《弈悟》,《二子譜》,《四子譜》等著作。

    黃龍士、徐星友爭霸棋壇

    清初棋家如林,高手如波濤一般,一浪未平一浪又起。在過百齡和周懶予的基 礎上,中國圍棋史上又出現兩座高峰——黃龍士和徐星友。

    黃龍士,名虬,又名霞,字月天,江蘇泰縣姜堰填人。據《兼山堂弈譜》等書 記載,他生干清順治八年(1651年)或十一年(1654年).黃龍士天資過人,幼小 時棋名已聞達四鄉鄰里。長大點后,父親就帶他到北京找名手對弈,從此黃龍士棋 藝大進??滴跞晁陂T寧初謁杜茶村時,他的棋藝距國手還差一截,第二次謁見 杜的時候,他已一躍而為國手。他與在棋壇馳騁五十余年久負盛名的盛大有下過七 局,獲得全勝。呂書艙說他下棋如”淮陰用兵,戰無不勝”,在清初”群賢蔚起, 競長爭雄”的狀況中,黃龍士鶴立雞群,”一切俯視之”,奪得霸主地位。前輩大 家周東侯,此時棋力亦在黃龍士之下了,其他棋手見了他更是退避三舍,不敢與之 較量。人們將黃龍士尊為棋圣,他和思想家黃宗曦、顧炎武等人并稱為“十四圣人”, 可惜黃龍大“享年不永”,剛到中年便撒手人寰了。

    黃龍士對局實踐對圍棋發展的最大貢獻,在于他轉變了圍棋的風格。在他之前, 棋風局面狹窄凝重。黃龍士使棋風大變,在其之后,局面開闊,輕靈多變,思路深 遠。

    對黃龍士的棋風特色,后人評價甚多。徐星友這樣概括黃龍士的棋:“寄纖農 于滔泊之中,寓神俊于形骸之外,所謂形人而我無形,庶幾空諸所有,故能無所不 有也。”“一氣清通,生枝生葉,不事別求,其枯滯無聊境界,使敵不得不受。脫 然高蹈,不染一塵,臻上乘靈妙之境。”總的來說,黃龍土對局時考慮全面,判斷 準確,力爭主動,變化多端,不以攻殺為主要取勝手段。

    黃龍士的棋著有《弈括》和《黃龍士全圖》.此外,鄧元惠還將黃龍士的七十 盤對局集成《黃龍士先生棋譜》一本,黃龍士對局中的精華大都收在其中了。

    特別值得提及的是黃龍土為《黃龍士全圖》寫的《自序》。這是黃龍土自己豐 富經驗的寶貴總結,較全面地論證了圍棋的戰略戰術,見解獨到精辟,發人深省。 如他談到布局和全盤戰略時說。“辟疆啟字,廓焉無外,傍險作都、扼要作塞,此 起手之概。”談到攻守和戰術原則時說:“壤址相借,鋒刃連接。戰則羊師獨前, 無堅不暇:守則一夫當關,七雄自廢。此邊腹攻守之大勢。”談到對形勢判斷時說: “地均則得勢者強,力競則用智者勝,著鞭羨祖生之先,入關恥沛公之后,此圖失 之要。”談到策略時說:“實實虛虛之同,正正奇奇之妙,此惟審于棄取之宜,明 于彼此緩急之情,”這些都是黃龍士從對局實戰中總結出來的真知的見,也顯示出 黃龍士自己的棋風。

    繼黃龍士之后稱雄棋壇的是他的學生徐星友。據《杭州府志》記載,徐星友名 遠,錢塘人,他的書法繪畫都很好,尤其擅長圍棋,據說徐星友學棋時間較晚,最 初是從師黃龍士,人說名師出高徒,””上徐星友專心致志,刻苦用功,所以棋藝 進步很快。當他達到和黃龍士相差二子的程度時,黃龍士仍以三子相讓與徐星友下 了十局棋。因為多讓了一子,先生要重展昔日之雄風已很困難了。這十局棋下得異 常激烈,當時就被人們稱為“血淚篇”。這十局棋之后,徐星友棋藝猛進,終于達 到了與先生齊名的水平。

    徐星友出名后,和歷代名手一樣,開始游歷京城,一班閑極無聊的達官貴人又 如獲至寶,徐星友取代前人,成了他們的座上客。對徐星友來說,京城只意味著更 多的對手和機會,其棋藝則有了個更廣大的發展天地。進京不久,徐星友就聽說一 位高麗使者,自稱棋弈天下第一,徐星友前去會棋,結果一連贏了他好幾局,徐星 友進京一炮打響,從此聲價更高。

    徐星友在京要站穩腳,自然也少不了與前輩棋手的一番惡斗。當時老棋手周東 侯尚在,著名戲劇家孔尚任就曾在某顯貴家觀看過周徐兩人對弈。這盤棋從吃完早 飯時下起,每著一子,雙方都沉思良久,琢磨再三,直下到中午方下完。計算結果, 周東侯輸了兩子。老棋手十分詛喪,“袖手而去”??咨腥斡^此局有感,寫了一首 詩:“疏簾清簟坐移時,局罷真教變白髭。老手周郎輸二子,長安別是一家棋。”

    徐星友在棋壇上大約風云了四十余年,康熙末期,徐星友在京遇到新星程蘭如, 這回是徐星友自己落入周東侯當年的境地,成了程蘭如手下敗將。徐星友自知大勢 已去,從此隱歸故鄉,開始他的著作生涯。

    徐星友的棋風,最重要的特點是“平淡”。這大概是因為師承黃龍士的緣故。 在徐星友寫的《兼山堂弈譜》中,對他自己的棋風,有這樣的論述:“沖和恬淡, 渾淪融和”,“制于有形,不若制于無形”,“善戰而勝,曷若不戰屈人”,“閑 談整密,大方正派”等等,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戰屈人”,這是“平淡”的 根結。所謂“不戰屈人”,就是不靠激烈的廝殺獲勝,而是一點一點地侵蝕,直到 取得最后勝利。這可說是所有圍棋戰略戰術中最難掌握的。這種含蓄、不露鋒芒而 又堅強有力的棋術,非一般人所能達到,它對后世影響甚大。

    徐星友后半生傾注全力撰寫的《兼山堂弈譜》是我國最有價值的幾部古譜之一。 明朝以前的棋譜,一般只列姓名圖勢,不加評斷。明朝中葉起,有的棋譜開始加些 評語,但也是寥寥數語,讀者獲益不多,清初一些棋譜,如吳貞吉的《不古編》、 盛大有的《弈府陽秋》、周東侯的《弈悟》等,開始改變過去評語過于簡單的不足, 但終因水平有限,辭語多含糊不清,不確之處俯首可拾。徐星友的棋著,精選了過 百齡、李元兆、周懶予、盛大有、汪漢年,周東侯、黃龍土等國手有代表性的各局, 詳加評注,觀點頗為中肯確切。徐星友結合了自己一生的對局經驗,對各盤各局的 得失作了認真的研究分析后,對各家名手的棋風進行了深刻的總結。這本書影響很 大,后來棋手施襄夏曾說:“得之(指《兼山堂弈譜》)潛玩數年,獲益良多。”

    奇巧梁魂今,渾厚程蘭如

    清康熙未年至嘉慶初年,棋壇霸主不再是某一個人,而是出現了一群人,梁魏 今、程蘭如、范西屏、施襄夏,被稱為“四大家”,并列于棋壇之巔。清人鄧元鋪 說:“本朝國奔,以梁、程、范、施為最著,范、施晚出,尤負盛名。四家之弈, 高深遠計,突過前賢。”這四個人可以說是代表了我國古代棋藝的最高水平,由此 形成棋壇空前興盛的局面。

    梁魏今,又名會京,山陰人。他被列為四大家之首,并非因他棋藝最高,而是 因他年齡最長,出名最早。據考,他大約生于康熙前期。

    梁魏今自幼學棋,年青時曾與徐星友角試多局,互有勝負,不相上下,程蘭如 擊敗徐星友馳名棋壇后,梁魏今和他也有過較量。鄧元穗從兩人對局中輯出十四局, 編入《四大家棋譜》,其中程勝十局,梁勝四局,但勝負都不懸殊,有的僅半子之 差。

    梁魏今中年以后,曾教授過范西屏,施襄夏,這兩位后進者也都說少年時受梁 魏今教益良多。范西屏十余歲時,梁魏今曾受以三子。雍正八年,梁魏今在湖州又 受先與施襄夏對弈。梁魏今可說是四大家中的師長,而范、施二人青出于藍,棋藝 超過了梁魏今。

    梁魏今的棋風, 以奇巧多變為最大特點。 施襄夏在《弈理指歸·序》中言: “奇巧勝者梁魏今。”

    四大家之二程蘭如,名天桂,又名慎詒,字純根,新安人。他比梁魏今小十余 歲,比范、施二人大二十余歲。

    據《乾隆歙縣志》記載,程蘭如是著名棋手汪漢年的同鄉。他從小拜棋手鄭國 任為師,學成之后,鄭國任就不再與其談論圍棋了,《揚州畫肪錄》說,程蘭如不 僅圍棋全國第一,下象棋也是國手水平。

    程蘭如二十歲左右已聞名天下,前面已提到,當時他作為后起之秀在京與年過 花甲的徐星友對弈十局,大勝而歸,從而成為全國第一。但若干年后,他又被施襄 夏和范西屏戰敗,棋圣地位又被他們取代了。

    程蘭如的棋風特點是穩重有力,施襄夏概括為:“以渾厚勝。”

    乾隆十九年九月,程蘭如年逾六旬,但仍“豐神閑靜”,他與新秀韓學之,黃 及侶,在揚州晚香亭對弈一月有余,選其中十五局,由“蘭如評騭為譜,以志一時 之雅集”,這就是《晚香亭弈譜》。這是程蘭如的主要著作,也是最有價值的古譜 之一,施襄夏曾“盛推此譜與徐星友所著《兼山堂》同為弈學大宗”。

    海內棋圣范西屏

    范西屏(又作西坪)是四大家中的佼佼者,在袁枚的《范西屏墓志銘》和畢沉 《秋學對弈歌 序》等詩文中,對他的生平都有較詳細的記載。

    范西屏名世勛,浙江海寧人,生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范西屏的父親是 個棋迷,直下到家道敗落仍未盡興??上逅囀冀K不高,只把這一嗜好傳給了兒子, 范西屏三歲時,看父親與人對弈,便在一旁呀呀說話,指手畫腳了。

    父親見兒子與己同好,甚是歡喜,唯恐兒子和自己一樣不成氣候,當下帶兒子 拜鄉里名手郭唐鎮和張良臣為師,棋藝日見長進。了久兩位老師的棋力都不及他了。 父親又送他拜山陰著名棋手俞長侯為師,俞長侯棋居三品。有這位名師指點,范西 屏長進更快,十二歲時就與俞長侯齊名了。三年后,西屏竟已受先與先生下了。他 與先生下了十局,先生完全不能招架學生的凌厲攻勢,均敗在學生手下。從此,俞 長侯不再和他下棋。他十六歲時,便成為聞名天下的國手。

    范西屏學成時,正值雍正、乾隆年間。他和俞長侯同住松江,受到棋藝家錢長 澤的盛情招待。十余年后,范西屏再訪松江,幫助錢長澤,“晨夕參研”成《殘局 類選》。

    范西屏出名之時,天下太平,大官們多閑聊無事,他們爭著拿銀子請強手與范 西屏較量,以此為樂。當時棋林高手梁魏今、程蘭如、韓學之、黃及侶都紛紛敗在 范西屏手中。棋手胡兆麟,人稱”胡鐵頭”,棋力甚兇猛,也常是范西屏手下敗將。

    當時能與范西屏抗衡的,只有一個人,就是四大家之一的施襄夏。不過,據各 種史料記載來看,施襄夏思路不如范西屏敏捷靈活,兩人對弈,施襄夏常鎖眉沉思, 半天下不了一子,范西屏卻輕松得很,似乎全不把棋局放在心上,甚至應子之后便 去睡覺。有一回對局,范西屏全局危急,觀棋的人,都認為他毫無得勝希望了,必 輸無疑。范西屏仍不以為然,隔了一會兒,他打一劫,果然柳暗花明,七十二路棋 死而復生,觀棋者無不驚嘆。

    范西屏和施襄夏本是同鄉,年齡又相仿,未出名前,兩人常在一起下棋。后來 他們相繼成為國手,便分道揚鐮,各奔前程,相聚時便不多了。據《國弈初刊·序》 引胡敬夫的話,范、施雍正未,乾隆初曾在京師對弈十局,可惜這十局棋的記錄現 已無處找尋。以后,乾隆四年時,范、施二人受當湖(又名平湖)張永年邀請,前 往授弈。張永年請二位名手對局以為示范,范、施二人就此下了著名的”當湖十局,。 原本十三局,現存十一局,“當湖十局”下得諒心動魄,是范西屏、施襄夏一生中 最精妙的杰作,也是我國古代對局中登峰造極之局。同代棋手對其評價很高。錢保 塘說:“昔抱樸子言,善圍棋者,世謂之棋圣。若兩先生者,真無愧棋圣之名。雖 寥寥十局,妙絕千古。”鄧元穗認為這十局是棋中“至當”。

    在當湖,范、施除對弈外,主要是教張永年和他的兒子張世仁、張世昌下棋。 張氏父于都能文工弈,棋達三品,有“三張”之稱、范、施教其間,與三張受子對 局,后選出了精彩的二十八局,刻成《三張弈譜》一書。

    范西屏和施襄夏棋力遠在眾多棋手之上,能與他們對子者寥若晨星,一般棋手 者如張氏父子,受子后方可開局。當時受棋者從二子到十一子不等。凡讓子者,均 稱指導棋,是當時培養后進的一種較為實際有效的方法。除此之外,范、施二人都 親自面授了不少門徒,為發展圍棋事業做了很大貢獻。

    范西屏棋名已聞達四海,他的學生畢沅曾寫了一首長詩《秋學對弈歌》,其中 有這樣一句:“君今海內推棋圣”。那時,范西屏還不到四十歲。

    范西屏晚年客居揚州,當時,揚州是圍棋的中心之一。范西屏居此期間,學生 卞文恒攜來施襄夏的新著《弈理指歸》,向范西屏請教。(卞也是施的學生),范 據書中棋局,參以新意,寫成棋譜二卷。揚州鹽運史高恒,為了附冀名彰,特以官 署古井“桃花泉”名之,并用署中公款代印此書。這就是《桃花泉弈譜》。范西屏 在揚州還寫了其它圍棋著作。

    范西屏晚年并未完全放棄圍棋實踐,《墨余錄》記載:嘉慶初年,范西屏前往 上海。當時上海最優秀的棋手是倪克讓,其次是宮加錄等人。倪克讓不屑與他人對 弈,富加錄等人則在豫園設棋局與四方棋手下棋賭錢。范西屏一日來到豫園,見有 人對弈便站下了??戳艘粫娍头綄⑤?,便給他出主意,旁邊人不高興了,對范說: “這是賭博,旁觀者不能多話。你既然會下棋,為什么不自己來決一勝負呢?”范 西屏笑了笑,從懷里取出一大錠銀子,對歡人說:“這就是我的賭注。”看到這么 多銀子,所有的人都眼紅了,紛紛爭著要和范對弈。范接著說:”我下棋于不怕別 人說話,你們可以合在一起和我對局。”棋沒下到一半,對手們已經手足無措,一 籌莫展了。于是有人趕緊去報告富加錄。富加錄趕到,范西屏坦然自若,先受先三 子與他下了一局,富加錄輸了。范西屏再讓,富加錄還是輸了。大家傻了眼。不得 不去搬來最后的援兵倪克讓。倪克讓聞風而至,一見面,二活沒說,伸手弄亂了棋 盤,告訴眾人;“這是范先生,你們哪是他的對手!”這消息很快就傳開了,上海 的富豪們紛紛請他教棋。范西屏在西倉橋潘家受先四子與倪克讓下了棋,觀棋者把 對局情況記錄下來,編成《四子譜》一書。

    范西屏卒年不詳,大文學家袁玫曾寫過一篇《范西屏墓志銘》,其中卒年、歲 數和葬處均未說明,只寫了“以某月日卒,葬”。袁玫亡故于1797年,事實上此后 史料上還有范赴滬對弈一事的詳細記載。估計袁玫寫墓志銘時,范西屏并未去世, 是所謂”生吊生祭”,當然這是推測而已。

    范西屏為人耿直樸實,他不求下棋之外的生財之道。有了錢財,也將一半分給 同鄉中的困難人家。袁玫對他的為人盛贊不已,說:“余不嗜弈而嗜西屏”。他認 為那些“尊官文儒”都不及范西屏人品高尚。

    范西屏的棋風,前人有不少總結。棋手李步青曾對任渭南說:“君等于弈只一 面,余尚有兩面,若西屏先生則四面受敵者也。”這是說范西屏全局觀念特別強。 李松石在《受子譜·序》中談得更為詳細,他說:范西屏“能以棄為取,以屈為伸, 失西隅補以東隅,屈于此即伸于彼,時時轉換,每出意表,蓋局中之妙。”范西屏 不很注重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更多地從全局著眼。具體手法就是“時時轉換,每出 意表”。這種手法不少棋手都有領教,評價甚高。施襄夏說:“范西屏以遒勁勝者 也。”鄧元穗說:“西屏奇妙高遠,如神龍變化,莫測首尾”。“西屏崇山峻嶺, 抱負高奇。”畢沉在《秋堂對弈歌》中,也這樣描述了范西屏的棋風:“淮陰將兵 信指揮,矩鹿破楚操神機。鏖戰昆陰雷雨擊,虎豹股粟瓦尾飛。烏道偏師方折挫, 余子紛紛盡袒左。忽訝奇兵天上下,當食不食全局破。”

    清代棋藝家李汝珍談到四大家時曾說:“此四子者,皆新奇獨造,高出往古。 而范尤以出神入化,想人非非。”對范西屏如此高的評價并非偶然,他不僅汲取了 前人的全部經驗,而且有所創見,有所發展。這從他寫的《桃花泉弈譜·序》中, 可以看出,在這篇《序》里,他先談到下圍棋“實用心之事”,他自己“自髫年愛 習前賢之譜,罔不究心。”接著,他談到了明代棋壇的情況:“有明作者,皆渾而 不舉,言先后,言虛實,言向背而已,”這是棋譜家的缺點,也是棋手的缺點。他 又談到清朝初年的棋手:“國初弈樂園諸公冥心孤詣,直造單微,于先后之中生先 后,虛實之中生虛實,向背之中生向背,各就英分所極,自成一家。堂堂正正,怪 怪奇奇,突過前人。”然后,他又談到了他這一代棋手:“至三十年來,國手則不 然,較大小于毫厘,決存亡于官冥。交易變易,時時存一片靈機;隔二隔三,處處 用通盤打算。數至此,盡心至此,”范西屏認為,圍棋之所以這樣不斷向前發展, 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其不坐困千古也”。這充分說明范西屏不迷信前人的創新精 神。李松石還說過這么句話:“范于弈道,如將中之武穆公,不循古法,戰無不勝。 ”范西屏的可貴之處,還在于他并不認為圍棋發展到自己這幾就停止了。他認為圍 棋的發展是無窮無盡的。他說:“以心制數數無窮頭,以數寫心心無盡日。勛生今 之時,為今之弈,后此者又安知其不愈出愈奇?”可見這位圍棋大師的胸襟是很寬 闊的,對圍棋事業的發展也是充滿信心的。

    范西屏的《桃花泉弈譜》二卷,也是我國歷史上最有影響,價值最大的古譜之 一,這本書,“戛戛獨造,不襲前賢”,內容異常豐富、全面,精辟地記載了范西 屏對于圍棋的獨特見解。此書則一出版,便轟動棋壇,風行一時,以后重刻版本很 多,二百年來影響了無數棋手。

    深謀遠慮施襄夏

    清代棋壇另一高峰當推施襄夏了。施襄夏名紹暗,號定庵。生于康熙四十九年 (1710年),卒于乾隆三十五年(1771年)。他也是浙江海寧人,與范西屏是同鄉。 《揚州畫肪錄》 上說, 范、施二人系同母異父兄弟,此說未必真實。施襄夏在為 《弈難指歸》寫的自序中較詳實地記載了他的生平。

    施襄夏從小就讀于私塾,是個老實、文靜的孩子。他父親是位雅士,擅長詩文 書法,也畫些蘭竹之類。晚年退隱家中,常焚香撫琴,或陪客下棋。施襄夏念完功 課,便坐在父親身邊,看他撫琴下棋。漸漸地,他對這棋藝發生了興趣,開始向父 詢問其中的道理。父親對他說:“學琴需要‘淡雅’,而不能‘繁枝’,學棋需要 ‘靈益’,而不能‘沾滯’。你瘦弱多病,學琴好些。”于是施襄夏開始學琴了。 不過沒過多久,父親發現兒子對圍棋的喜愛甚于琴。當時,比施襄夏年長一歲的范 西屏從師俞長侯學棋,到十二歲時,已與老師齊名,這使施襄夏十分羨慕。父親便 也把他送到了俞長侯門下。

    施襄夏不甘久居人下,他在俞長侯那兒,先生受先三子教了他一年,他便能與 范西屏爭個高下了,其間,老棋手徐星友也曾受先三于與施襄夏下過棋。老棋手慧 眼識真珠,非??粗剡@位少年棋手,把自己的棋著《兼山堂弈譜》贈給他。施襄夏 也果然不負厚望,對這本名著認真鉆研數年,受益很大。

    施襄夏二十一歲時,在湖州遇見了四大家中的梁魏今和程蘭如,兩位長者都受 先與他下了幾局棋,施襄夏從中又悟出不少道理。兩年以后,施襄夏又遇梁魏今, 他們同游硯山,見山下流水淙淙,都很興奮。梁魏今對施說:“你的棋已經下得不 錯了,但你真的領會了其中奧妙了嗎?下棋時該走的就得走,該停的就得停,要聽 其自然而不要強行,這才是下棋的道理。你雖然刻意追求,然而有‘過猶不及’的 毛病,所以三年來你仍未脫一先的水平。”施襄夏細細體會了這番深刻的議論,意 識到自己以前好高騖遠,走了彎路。從此,施襄夏一變往日棋風,終于成為一代名 師。

    此后三十年間,他游歷吳楚各地,與眾多名手對弈,交流棋藝,五十歲以后, 和范西屏一樣,也客居揚州,教授學生,為培養下一代花了不少心血,他的學生很 多,但他始終很謙遜。晚年在揚州,他還寫了不少圍棋著作,為后來棋手留下了寶 貴的遺產。

    施襄夏是在前人的基礎上,以自己獨特的面貌出現在棋史上的。在《弈理指歸 ·序》中,施襄夏對前輩和同輩棋手有十分精粹的論述:“圣朝以來,名流輩出, 卓越超賢。如周東侯之新穎,周懶予之綿密,汪漢年之超軼,黃龍士之幽遠,其以 醇正勝者徐星友,清敏勝者婁子恩,細靜勝者吳來儀,奪巧勝者梁魏今,至程蘭如 又以渾厚勝,而范西屏以遭勁勝者也。”正是基于對其他棋手如此深刻的研究分析, 施襄夏集各家之長,成為中華民族文化史上一顆閃爍異彩的明星。

    鄧元穗說:“定庵如大海巨浸,含蓄深遠”,”定庵邃密精嚴,如老驥馳騁, 不失步驟。深謀遠慮,穩扎穩打就是施襄夏棋風的主要特點。施襄夏自己也說過: “蓋窮向背之由于無形,而決勝負之源于布局也。他在《自題詩》中寫道:“弗思 而應誠多敗, 信手頻揮更鮮謀,不向靜中參妙 理,縱然穎悟也虛浮。”施襄夏特 別強調這個“靜”,他在《凡遇要處總訣》中說:“靜能制動勞輸逸,實本攻虛柔 克剛。”這和他說的“化機流行,無所跡向,百工造極,咸出自然”,“棋之止于 中止”,是一個意思。“靜”即是”自然”,即是”止于中止”,也就是當年梁魏 今對施襄夏說的“行乎當行”,“止乎當止”。這并不是提倡被動。施襄夏一向重 視爭取主動,他曾說:“逸勞互易忙須奪,彼此均先路必爭。”這與“靜”是不矛 盾的。“行乎當行,止乎當止”,關鍵還在“行”和“止”都必須是主動的,這樣 才可能以靜制動,以逸待勞,以實攻虛,以柔克剛,這正是施襄夏棋風的奧妙所在。

    施襄夏在理論上也貢獻很大,他是在認真總結了前人棋著的得失之后,寫出自 己的著作的,他十分推崇《兼山堂弈譜》和《晚香亭弈譜》,但也大膽、尖銳地指 出了它們的缺陷,他在自己的《弈理指歸。序》中說:“徐著《兼山堂弈譜》誠弈 學大宗,所論正兵大意皆可法,唯短兵相接處,或有未盡然者。程著《晚香亭弈譜》 惜語簡而少,凡評通當然之著,或收功于百十著之后,或較勝于千百變之間,義理 深 隱,總難斷詳,未人室者仍屬望洋猶嘆。二譜守經之法未全,行權之義未析也。” 這種科學態度是難能可貴的,這使得施襄夏的著作較前人有了很大發展。他的《弈 理指歸》二卷,是我國古棋譜的典范,是施襄夏一生心血的結晶,可與《桃花泉弈 譜》媲美。因此書原文是文言口訣,字句深奧,圖勢較少,錢長澤為之增訂,配以 圖勢,集成《弈理指歸圖》三卷。

    施襄夏死后,他的學生李良為他出版了《弈理指歸續篇》,這本書的《凡遇要 處總訣》部分,幾乎總結了當時圍棋的全部著法,是部全面論述圍棋戰術的著作, 是我國古典圍棋理論十分少見的精品。這些口訣,都是施襄夏平生實戰和研究的心 得,句法精煉,內容豐富。以范西屏、施襄夏為代表的康熙、乾隆時代的棋藝水準, 是整個圍棋發展史上的一座高峰。范西屏、施襄夏等人把圍棋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水 平。

    胡鐵頭招架無方私求定庵

    形成一個高潮,除了一二個水平出眾的大師外,必然還有一大群水平相當的棋 手。前面提及的胡鐵頭胡兆磷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棋力很強,大刀闊斧,喜歡大砍 大殺。但他畢竟敵不過范西屏。有一回他與范西屏對弈,下至中局,他己窘迫之極, 無奈之中,他謊稱有病便離開了,但他并未回家,而是直奔施襄夏處求教去了。當 他返回來,繼續下這盤棋的時候,不料范西屏大笑起來:“定庵人還沒來,棋先來 了!”實際上,胡鐵頭的棋始終比范西屏差二子。

    比范西屏差二子的棋手還有李步青,但他的棋頗受范西屏稱贊。據吳修圃《弈 理析疑》說,范西屏五十二歲時,在金陵遇見李步青受二子下了六局,結果各勝三 局。兩年后,兩人又相遇在蘇州。這時的李步青已經可以讓先了,而且,互有勝負。 由此可見李步青的棋藝進步很快,已達到了很高的水平。

    除了胡鐵頭,當時還有一位被人稱為”金剛”的棋手,他叫童和衷,十四歲時 已有棋名。開始與范西屏對弈,范尚讓三子,不久,就只能讓二子了。童和衷棋風 精悍而有魄力,故有:“童金剛”之稱,是位很有潛力的青年棋手,可惜未過不惑 之年就病逝了。

    上節提到的豫園亂局認大師的倪克讓,也是當時頗具功力的棋家,他名世成, 上海人,《清代軼聞》等書中較詳細地記錄了他的生平。他父親倪載巖是位秀才, 在家教書之余喜歡下棋消遣。久而久之,倪克讓從觀棋中有所領悟,以后他和別人 下棋,勝者居多。據說池下棋碰到難處時就仰面望天,可一落子,別人就無法對付。 所以當時有人說他的棋藝是“天授”的,一回,有位人稱“弈品第一”的大官路過 松江,聽說倪克讓的棋名,特把他召來對弈。倪克讓成竹在胸,連贏了他二局。倪 克讓的名聲因此更大了,《軼聞》中還提到,倪克讓為人古怪,終生未娶妻室。生 活極為簡樸,家中只一木床,每日坐在床上,客人來訪,他竟能一言不發,人們都 說他有些“癡”。不過他的棋藝確實精湛,越到晚年越發神妙,江南無敵手。只是 在范西屏面前,他仍需受四子。

    中國古代圍棋發展史中最輝煌燦爛的畫面,是由梁、程、范、施四大家和歡多 的高手共同繪成的。這已毫無疑問。

    但不可否認,清朝康熙。、乾隆時期,政治穩定,經濟繁榮,這一切為圍棋的 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名家高手疲于衣食懷才不遇

    清道光以后,帝國主義沖進中國的大門。清朝未年,政治腐敗,經濟落后,文 化衰退,圍棋的命運日益艱難。

    清末棋手水平與前代相比大為遜色,其中水平最高的陳子仙、周小松,距范西 屏、施襄夏尚有相當一段距離,關于這一點,王蘊章在《天香面硯室弈選·序》中 說:“降至陳、周,世變稍稍暗矣。士或懷才不得逞,則奔走為衣食計,手談坐隱, 余事蓄之,”較深刻地揭示了棋事衰落與世事敗壞的關系。

    當時可以提到的棋手,有“十八國手”。

    秋航,名愿船,儀徽人,是京都梁家園壽佛寺的和尚。他不念佛經,偏好圍棋。 晚年經常出入于京城,與沈介之同為周文勤的門客,并往來于滿族王公府第。他的 棋藝在當時頗為眾人仰慕,樊彬曾在《燕都雜泳》中寫過“手談誰國手,善弈數秋 航”的句子,他的對局被選入道光二十一年刊行的《尊天爵弈譜》中,其中包括與 周小松,李昆瑜,李湛源等國手的對局。當時他已年愈七旬。同治二年,秋航在北 京去世。據方臻大《待日解弈存·序》中記載,方于這年來京,遇見秋航,那時秋 航已年邁,但下棋仍“不耐思索,拈子如雨點下。”他受先四子與方臻大對弈,但 沒下完十局,老人就于這年秋天去世了。關于秋航的逝年還有一種說法,認為秋航 故于杭州。傳說他在死前一天尚與人下棋,并說:“今日之會難再見,此局乃絕著 也。”秋航享年九十以上。

    另一位長壽棋手任渭南棋名也不小,嘉慶、道光年間,他常設局于秦淮河畔, 無人為敵。任渭南活到八十多歲。

    能勝任渭南的,當時并非無人。有位叫林越山的也是“十八國手”之一,福建 人,幼年即會下棋,十八歲時聞名全國,有一回任渭南到了廣東,兩人對弈,觀棋 者無數。棋下到中局,任渭南已發現自己局勢不妙,便給林越山使了個眼色。林越 山心領其意,故意走錯幾步棋,讓任贏了幾子。事后有人間林為什么要讓任渭南, 林越山說:“任渭南早有棋名,這次來廣東又是大官的客人,不能不給他留面子。” 但我確實能贏他,如果你不信,我可復盤再下一次。”此后一年多,林、任二人都 住在廣東,但誰也未再提棋事。

    任渭南教出了一位出類拔萃的學生。他叫沈介之,名琦(又作祺),上元人。 沈介之下棋思路敏捷,落子如風,很年輕就成為國手,并受到當權者的青睞,曾任 廣西巡檢。此人不到五十就去世了。

    棋手董六泉,又作鹿泉,名文毅,武進人,生于乾隆四十年,是嘉慶、道光年 間的名手,清末兩大高手陳子仙、周小松都是他的學生。據周小松《餐菊齋棋評》 記載,當時棋手以董六泉年事最高。道光二十六年,他去甘肅投奔定制軍,得了一 些錢便回家鄉了。但幾年之后,清貧如故,晚年生活極為凄苦,咸豐初年病故,享 年七十余。董六泉著有《董六泉選棋譜》一卷,嘉慶二十三年出版。

    潘景齋與任渭南、申立功、金秋林同為當時棋壇上的佼佼者。潘景齋名耀遠, 號星鑒(又作星見),宜興人。他常在北京懸彩擺擂臺,每局五兩銀子,不滿此數, 便不與較量。他享年不高,四十歲就去世了,有《潘景齋弈譜約選》留世。

    道光末年成名的棋手有周星桓、李湛源二人,周星桓名兆奎,南通城東人。他 曾與老將董六泉較量過多局,道光、咸豐年間又與后來的名家周小松對弈,互有勝 負。周家世代棋手,周星恒自己學棋很刻苦,曾精心研究六個月未出房間。終成國 手。

    李湛源,一名許清,字海門,南道石港鎮人。他旅游北京很長時間,為人豪爽, 不修邊幅,與他同游京城的國手,與王公國戚對弈,常暗中讓于,以此得些錢財, 只有李湛源“不以利動其心”。因他棋名很大,有錢有勢的人都不惜以重金賄賂他, 以求他讓一二著而成名。李湛源表面答應,對局時卻毫不留情地把他們殺個慘敗。 他晚年窮途潦倒,最后病死于破廟中。

    可以提到的還有方秋客和劉云峰,方秋客名元,宜興人。他是個銀匠,但棋風 好殺,人們稱他是“高棋細銀匠”,又因他是個銀匠,很多人看不起他。

    劉云峰是京師人。他常與周小松下棋,周讓他二子,他年紀不大就去世了。

    最后的余音

    清朝未年最后兩名最優秀棋手是陳子仙和周小松,他們為重振圍棋貢獻了畢生 的力量。

    陳于仙,名毓性,海寧人。當時的海寧是圍棋盛行的地方。陳子仙和以往歷代 許多名家相同,首先受其父親的熏染。他父親愛棋如命,不惜敗落家產。晚年,陳 父棲身于破廟之中,但仍好棋如故。陳子仙很小就通棋道。每當父親下棋要輸的時 候,他就幫助出招,于是反敗為勝。陳子仙因此出名。

    他十歲時,父親帶著他到了常州,拜老國手董六泉為師。董六泉此時已年過花 甲,滿頭銀霜,陳子仙則紅顏嫩色,絲頭繩系著頭發。在名師指點下,陳子仙進步 飛快,十二歲就以國手著稱,當時人們認為他是有史以來最年少的一位國手。

    至此,陳子仙開始稱雄于棋壇,被推為海內第一。“圍棋施、范而后,以陳子 仙為最著”。常棣華在《子仙百局·序》中說,陳子仙不論是與前輩國手對局還是 與同輩勁敵對局,或是下授子棋,“無不勾心斗角,各極其妙。”他的棋別出心裁, 獨創一格。他的老師董六泉,前輩棋手秋航,以及同輩棋手施省三、李昆瑜、徐耀 之等,都不是他的對手。

    能與陳子仙比高低的只有周小松,他們倆既是勁敵又是摯友,感情深厚。陳子 仙比周小松小近十歲,是當時最年少,出名最早的棋手,他倆很小時就較量過,下 了一二百局棋,可惜都沒保存下來。以后,兩人分手了。一別就是二十年,當他們 在安徽相逢時,十分高興。第二年,即同治十年(1871年),兩人都有事回家。不 久,周小松重返安徽,他盼望著再與陳子仙殺幾盤,誰知就在這年夏天,陳子仙去 世了。那時,他還不滿五十歲,周小松聞知悲痛不己,“獨弦哀張,撫局隕涕。” 為陳于仙的早逝深感惋惜。(注一)

    陳于仙曾與陳方合著《陳方七局》一卷。他的遺局,由常棣華輯成《于仙百局》 一卷,于光緒六年出版。

    周小松,名鼎,江都人。出生于嘉慶年間,從小好棋。十八歲從秋航學棋,受 二于下了一百余局。以后又拜董六泉為師,二十余歲成國手。

    周小松曾游歷全國各地,稱霸棋壇達半個世紀之久。清末十八國手,除潘星鑒、 申立功、金秋林、任渭南四位外,其余都較量過,只有陳子仙與他不相上下。

    光緒十三年,周小松年近七十,這年他三訪京城,與在京的劉云峰等國手對弈 于肅王府,棋力不減當年,無人能贏他。

    周小松為人正直清廉,平易近人,每次與人下棋,都盡其所能,從不接受達官 貴人的賄賂而讓子。相傳曾國藩曾請周小松去下棋,周讓他九子,然后把他的棋分 割成九塊,每塊都僅能成活,曾國藩大怒,把周小松趕出了大門。

    周小松的著作,有《新舊棋譜匯選》四卷,《餐菊齋棋評》一卷,《皖游弈萃》 一卷。他的棋著,尤其是《餐菊齋棋評》。是清末棋譜的代表作,他繼承了徐星友 的優良傳統,評語詳確,切實可學。

    周小松去世后,圍棋進一步衰落。中國歷史最黑暗的時期,也是圍棋史最衰落 的時期,這時期一直延續到新中國誕生才告結束。

    (注一〕《餐菊齋棋評》

    (責任編輯:趙娜)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