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文學典籍頻道首頁 詩歌詞曲 文章駢賦 章回小說 文海拾遺 研究發現 閱讀提示

    水滸新讀:潘金蓮為何不能"甘于寂寞"恪守婦道

    時間:2013/9/25 16:49:00 來源: 人民網 瀏覽量: 2438

    西門大官人馬上跪下,只是娘子作成小生,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這是第二個值得細品的地方。西門慶不是高衙內,不是鎮關西,更不是凈街大蟲牛二,對于女人,他只

    西門大官人馬上跪下,“只是娘子作成小生”,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這是第二個值得細品的地方。西門慶不是高衙內,不是鎮關西,更不是凈街大蟲牛二,對于女人,他只是巧取,絕不豪奪!較之高衙內、鎮關西之流,他有層次,有情調。比王英、董平之類的梁山好漢,西門慶更要好得多。矮腳虎王英見到好女人就搶,風流雙槍將董平看上了程太守的女兒,上門求婚,程太守不允,便借梁山人馬前來攻城之機殺了程太守全家,強奪了程太守的女兒。西門慶先生這位風月場上的高手是不會這么干的。

    西門慶和潘金蓮有一段床上戲。值得思考的是,這一段“兒童不宜”的床上戲寫得相當唯美,作者用了類似于駢體文的筆法,把兩個人的云雨之歡表達得相當美妙,相當富有詩意。其中“楊柳腰脈脈春濃,櫻桃口呀呀氣喘;星眼朦朧,細細汗流香玉顆,酥胸蕩漾,涓涓露滴牡丹心”幾句,生動具體,可感可知,卻又毫無穢感。這是為什么?作者對正當的男女之事都毫不欣賞,對這種“違規操作”卻用這樣帶有贊賞意味的筆調寫出來,為什么?可否這樣理解--作者寫《水滸》時,心態、思想都相當復雜,特別是對男女私情,心中是充滿矛盾的。一方面,他要在小說中弘揚理學衛道士們所提倡的“存天理滅人欲”;另一方面,寫到有血有肉的人,寫到有聲有色的欲,他又不能不為“人欲”感動,情不自禁地寫出了如詩如畫的性愛場景。

    程朱理學主張滅人欲存天理,《水滸》的作者崇尚暴力,拒斥情愛,也許正是禮教觀念束縛下產生的思維畸變。也有人說,《水滸》的作者吃過女人的虧,所以他的筆下沒有好女人,也沒有愛情。還有人說,《水滸》的作者有嚴重的性功能障礙,于是對男女之事產生了近乎變態的嫉妒和仇視,所以把愛情故事寫成那樣。但愿這都是惡搞。不過,也許這是真的。

    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不到半月功夫,街坊四鄰都知道了西門慶和潘金蓮的事,只有武大不知。書中這段描寫,活畫出市井階層的小市民特征。中國封建社會中,百姓不可以議公,只可以議私。議公,就是評論國家大事,評論當權者的是非,那是要被殺頭的,所以百姓就興高采烈地議起私來。議私,就是議論別人的私事,特別是男女私情,自古至今一直就是市井小民關注和評說的熱點。對于隱私,對于緋聞,人們總在望聞問切--睜大眼睛望,立起耳朵聽,刨根問底地打探,不懷好意地關切。

    可以想象,某一天,西門慶出現在王婆門前,四下望一望,一抬腳,進了王婆的家門。過了一會兒,潘金蓮出現了。這個初嘗禁果的少婦十分緊張,更要四下一望,然后慌里慌張進了王婆的家門。這一切,只要被一個人看見,要不了多一會兒就會眾所周知,比手機短信飛得還快。更有意思的是,有位看熱鬧不怕事大的,把鄆哥當作挑事的工具,最后還真把事情鬧大了。

    鄆哥是個賣水果的小男孩,這一天提著一籃子雪梨到處找西門慶。為什么專找西門慶?無非是西門大官人買東西不講價,能讓他多賺倆錢兒。有個不懷好意的家伙告訴他,你找西門慶是吧?去王婆家找啊,你是小孩子,不用按門鈴,直接往里闖就是了。如其所愿,真的出事了。

    有了鄆哥去找西門慶,就有了武大捉奸;有了武大捉奸,就有了西門慶惱怒出手重傷武大,就有了武大遇害、武松復仇。那么,武松與西門慶的較量是一種怎樣的較量?

    (本文摘自《天下無賊》,張望朝,中華書局,2009年5月版)

     

    (責任編輯:史林娜)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