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文學典籍頻道首頁 詩歌詞曲 文章駢賦 章回小說 文海拾遺 研究發現 閱讀提示

    謝莊《月賦》及賞析

    時間:2013/9/16 11:57:00 來源: 未知 瀏覽量: 2246

    月賦 (南北朝)謝莊 陳王初喪應劉,端憂多暇。綠苔生閣,芳塵凝榭。悄焉疚懷,不怡中夜。乃清蘭路,肅桂苑;騰吹寒山,弭蓋秋阪。臨浚壑而怨遙,登崇岫而傷遠。于時斜漢左界

    月賦

    (南北朝)謝莊

    陳王初喪應劉,端憂多暇。綠苔生閣,芳塵凝榭。悄焉疚懷,不怡中夜。乃清蘭路,肅桂苑;騰吹寒山,弭蓋秋阪。臨浚壑而怨遙,登崇岫而傷遠。于時斜漢左界,北陸南躔;白露曖空,素月流天,沉吟齊章,殷勤陳篇。抽毫進牘,以命仲宣。

    仲宣跪而稱曰:臣東鄙幽介,長自丘樊,昧道懵學,孤奉明恩。

    臣聞沉潛既義,高明既經,日以陽德,月以陰靈。擅扶桑于東沼,嗣若英于西冥。引玄兔于帝臺,集素娥于后庭。朒朓警闕,朏魄示沖。順辰通燭,從星澤風。增華臺室,揚采軒宮。委照而吳業昌,淪精而漢道融。

    若夫氣霽地表,云斂天末,洞庭始波,木葉微脫。菊散芳于山椒,雁流哀于江瀨;升清質之悠悠,降澄輝之藹藹。列宿掩縟,長河韜映;柔祗雪凝,圓靈水鏡;連觀霜縞,周除冰凈。君王乃厭晨歡,樂宵宴;收妙舞,馳清縣;去燭房,即月殿;芳酒登,鳴琴薦。

    若乃涼夜自凄,風篁成韻,親懿莫從,羈孤遞進。聆皋禽之夕聞,聽朔管之秋引。于是弦桐練響,音容選和。徘徊房露,惆悵陽阿,聲林虛籟,淪池滅波。情紆軫其何托?訴皓月而長歌。歌曰:

    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

    臨風嘆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

    歌響未終,余景就畢;滿堂變容,回徨如失。又稱歌曰:

    月既沒兮露欲晞,歲方晏兮無與歸;

    佳期可以還,微霜沾人衣!

    陳王曰:"善。"乃命執事,獻壽羞璧。敬佩玉音,復之無懌。

    【賞析】

    “月”既然是全文描寫的主題對象,而謝莊在四百四十三個字中,直接點出“月”字的,雖然僅有六次,但是每一次都是那么恰到好處。

    曹子建因剛遭受知己亡故之痛,憂悶不樂,已久未出游,夜半時分愁緒又起,遂外出解悶。遙望著天空,見到“白露曖空,素月流天”,心中不勝感慨,低聲吟誦起《詩》句來,仍覺不足以消愁解悶,于是要王仲宣為此情此景寫一篇文章。原本愁思是悶在曹植的內心里,因為偶然之間見到“月”,那份內在的情緒也就有了一個可供寄托的外在具象——“月”,讓無情的“月”和有情的人彼此接觸在一起,展開了對“月”的描寫。

    王粲在陳王授意之下,先是一番的謙虛,述說自己的不才,幸蒙陳王的恩寵,不敢有負此恩,只好姑且一試,接著就說道:“日以陽德,月以陰靈。”以類此“日”、“月”的對比,及其延伸出的“陽”、“陰”觀念做為開頭,引領出種種附著人的價值觀的“月”和“月”的神話傳說,可以說是鋪陳、說理的成分多,而寫景、抒情的成分甚少,“朒朓警闕,朏魄示沖”,將“月”相的變化說成了是在警示人君的作為須合德,須謙沖;“委照而吳業昌,淪精而漢道融”,更引用了夢“月”入懷的神秘傳說,讓“月”與朝代、家國的興衰產生了一定的系連,凡此種種,想必是漢賦“鋪采摛文”和“勸百諷一”的遺型。

    寫完了“月”的種種典故,謝莊又繼續借王粲之口,連寫了十四句優美異常的文字,雖沒直接點明就是在寫“月”,但句句扣緊“月”:先是以六個句子來描寫天上的云氣、地上的湖光山色的種種,為月的升起營造出不凡的氣象;等到月由東方緩緩升起,也僅以“升清質之悠悠,降澄輝之藹藹”如此不著痕跡的筆法寫出;接著,又是以六個句子來形容月色本身和月色底下的景況。正由于月色是如此的俊美,君王也因而喜愛此月,罷去所有的歌舞,也就“去燭房,即月殿”,此時才明言“月”字,做為前文的說明,也為后文預留了線索。

    走向“月”殿,帶來了羈旅的幾許孤寂,感受到至親好友不在的凄楚,王粲的“月”也從沒有直接感情的柔美,轉為誘發感慨的凄美。此時,不管是天籟,還是樂音,聽來一切都是那么凄苦異常,更反過來使人有一種無限的郁結縈繞于胸,最后發現唯有“愬皓月而長歌”,才能消解種種的不樂。因“月”引發愁緒,也唯對“月”長歌才能消除愁緒,表示只能與“月”對話,這就更顯出羈旅的孤獨與悲哀。

    對“月”長歌什么呢?“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臨風嘆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望著“月”,一時間感到雖與美人相隔甚遠而無法相見,但那共有的明“月”可以傳遞彼此的信息,也算稍稍慰藉相思之苦,回過神來,發現距離終究是無法超越的。這種因“月”而引發對家鄉、對情人的相思,可說是千古不變的母題。由于唱得深情款款,聽者也聽得入神,卻霎然而止,聽者恍然若失,于是又歌一曲:“月既沒兮露欲晞,歲方晏兮無與歸,佳期可以還,微霜沾人衣。”“月”將西沒,是歲也將終了,要人趁時光尚好時回去,正與“升清質之悠悠,降澄輝之藹藹”的“月”升起的情形相呼應,做為完美的結束。

    最后,陳王的連連稱“善”,不但給予王粲一個回應,也算回應了文前的“陳王初喪應、劉”,總結了全文。

    此作與與宋玉《風賦》、謝惠連《雪賦》并稱。

    (責任編輯:趙娜)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