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文學典籍頻道首頁 詩歌詞曲 文章駢賦 章回小說 文海拾遺 研究發現 閱讀提示

    石州慢·薄雨收寒|賀鑄

    時間:2014/6/3 14:12:00 瀏覽量: 2140

    【作品簡介】 《石州慢薄雨收寒》由 賀鑄 創作,被選入《 宋詞三百首 》。此詞抒寫離別相思之情。作品在內容上雖無新意,但在煉字的精工方面卻向為世人稱道。關于這一點,王灼

    【作品簡介】

      《石州慢·薄雨收寒》由賀鑄創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此詞抒寫離別相思之情。作品在內容上雖無新意,但在煉字的精工方面卻向為世人稱道。關于這一點,王灼在《碧雞漫志》中,介紹得頗為具體:“賀方回《石州慢》予見其舊稿。‘風色收寒,云影弄睛’,改作‘薄雨收寒,斜照弄睛’;又‘冰垂玉箸,向午滴瀝檐楹,泥融消盡墻陰雪’改作‘煙橫水際,映帶幾點歸鴻,東風消盡龍沙雪’。”更多宋詞賞析文章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宋詞三百首》專欄。

     

    【原文】

      《石州慢·薄雨收寒》

      作者:賀鑄

      薄雨收寒,斜照弄睛,春意空闊。長亭柳色才黃,遠客一枝先折。煙橫水際,映帶幾點歸鴻,東風銷盡龍沙雪。猶記出關來,恰而今時節。

      將發,畫樓芳酒,紅淚清歌,頓成輕別?;厥捉浤?,杳杳音塵都絕。欲知方寸,共有幾許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結。枉望斷天涯,兩厭厭風月。

     

    【注釋】

    ①石州慢:原為樂府歌舞曲,后用作詞牌名。

    ②平沙:廣漠的沙原。(有另一文,東風)

    ③龍荒:指塞外。一作“龍沙”,指荒涼的塞外。

    ④出關:汴京到臨城,中途須過白馬關。

    ⑤方寸:指心中、內心。

    ⑥ 幾許:多少。

    ⑦“芭蕉”句:李商隱《代贈》詩:“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丁香花蕾叢生,喻人愁心不解。

     

    【譯文】

      寒水緩緩消退,岸邊留下一線沙痕。春意漸漸回臨,空闊的沙洲靄紛紛。晴日良照,溪 邊的新梅香氣氤氳。數枝梅花爭相吐蕊,裝點新春。我滿腔怨恨,試想我現膽何等的悲愴傷神?長亭門外,群山重疊,望不斷的遠山遙岑,正是令人憂愁的節令時分。遙想學閨中的你,一一也是思緒紛紜。畫樓的層門緊閉,春風暗暗使你的容顏瘦損。我真是對不起你啊,讓你獨守空閨冷衾。辜負了多少尊前花月的美景,浪費了大好青春。你可知道,我也是歸心似箭 ,恨不得一步跨進閨門。更有多少酸甜苦酸,留著回去向你訴說詳盡??傻鹊轿覀冊俣认喾?,恐怕又要過一年光陰。

     

    【翻譯】

      一陣細雨便收斂了寒氣,

      瑰麗的夕陽映照出晚晴,

      眺望廣闊春色遍及遠近。

      長亭兩邊嫩柳夕照染金,

      依馬折柳告別又是何人?

      盈盈春水彌漫煙靄朦朧,

      如鏡水面映出幾點歸鴻。

      塞外黃沙平坦積雪消融,

      去年此時出關心情沉重。

      畫樓舉杯清歌其樂融融,

      淚水伴胭脂,酒紅映芙蓉。

      執手傷別后,又是一秋冬。

      你斷絕音信,我憂思難禁,

      舊思加新愁,層層聚在心。

      芭蕉愁不展,丁香密集生,

      天涯同望斷,風月共傷情。

     

    【講解】

      這首詞抒寫離別相思之情。作品在內容上雖無新意,但在煉字的精工方面卻向為世人稱道。關于這一點,王灼在《碧雞漫志》中,介紹得頗為具體:“賀方回《石州慢》予見其舊稿。‘風色收寒,云影弄睛’,改作‘薄雨收寒,斜照弄睛’;又‘冰垂玉箸,向午滴瀝檐楹,泥融消盡墻陰雪’改作‘煙橫水際,映帶幾點歸鴻,東風消盡龍沙雪’。”

      起首兩句寫由雨而睛。初春天氣陰冷,細雨綿綿,午后云開霧散 ,雨止天睛,“弄睛”二字寫出了雨后斜陽照射下萬物煥然一新的景象。“春意空闊”一句 ,便是這種景象的概括。接著就由近而遠地渲染,近處寫得具體、細致——“長亭柳色才黃,遠客一枝先折”;遠景則闊大、蒼茫——“煙橫水際,映帶幾點歸鴻,東風銷盡龍沙雪”。(龍沙,沙漠地帶的通稱。)層次井然,筆勢酣暢多姿。賀鑄是善于煉字的,“薄雨”與“斜照”對比鮮明,于變化之中烘托出雨后斜陽的光彩和溫暖,顯出春意的盎然,空氣的清新,景色的明靜,以至“才黃”的柳色也引人注目。“煙橫”幾句,寫得境界開闊,畫面豐富,景中含情。這樣“春意空闊”也就有了更形象的依托。上片歇拍兩句,收束前文寫景之句,使景語化為情語,使上面所寫景物與詞人的生活經歷相聯系,使之具有特定的內涵,例如:“空闊”,是雨止天睛、四宇寥廊之景,然而在此時此刻愈是空闊,則愈覺孤寂,愈能觸發思親懷人的感情;“長亭柳色”是景,然亦含有別情;“煙橫”三句,也暗寫了雁歸人不歸、春歸人未歸的感慨。這兩句,實為全詞意脈的樞細。

      過片沿著“還記”追思當年的分別。“將發”二字,寫自己即將辭別登程,極其干凈利落。“畫樓”二句寫酒樓宴別,“紅淚”,指佳人胭脂沾滿了離別的淚水。“頓成輕別”,追憶以往,透露出無限悔恨之情。“回首經年,杳杳音塵都絕”。音塵,即信息。這兩句語淺情深。年年盼相見,盼音信,然而卻是“音塵都絕”,表現出別后之思和思而不見之苦。由“輕別”而思,而悔,而愁。思與悔已融合在上面的寫景敘事之中。作者先以一問句引出“愁 ”字,“共有”二字又逗出了兩地同愁。“芭蕉不展丁香結”,芭蕉葉卷而不舒,丁香花蕾叢生,芭蕉、丁香兩個形象都是用來形容愁心不解。這一句化用唐李商隱《代贈》“ 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詩句。同時,也是化用了那女子詩中的兩句,這樣既回答了愁之深,又表達了了解和憐惜之意。

      結句“ 枉望斷天涯,兩厭厭風月”。“兩”字與“共有”相呼應,厭厭,愁苦的樣子。這兩句寫得空靈蘊藉,既總括了回首經年,天各一方,兩心相念,音信杳然,只有“玉樓明月長相憶”;也說出了,關山渺邈,天涯之思,對景難排,心底總隱藏著不滅的思念和期望。

      此詞上片寫景,下片轉入敘事,整首詞熔寫景、抒情與敘事一爐,寫得委婉曲折,意味深長。

     

    【賞析】

      賀鑄此詞是追憶一段戀情。據吳曾《能改齋漫錄》卷十六載:“方回眷一姝,別久,姝寄詩云:‘獨倚危闌淚滿襟,小園春色懶追尋。深恩縱似丁香結,難展芭蕉一寸心。’賀得詩,初敘分別之景色,后用所寄詩成《石州引》。”唐圭璋先生分析本詞結構層次簡明而精當:“此首,上片寫景,‘空闊’二字,統括全景。初點日晚,次點柳黃。‘煙橫’三句。寫遠景空闊,音響尤佳。‘猶記’十字,寫別時所見之景相同也。下片抒情。換頭承‘出關’,回憶昔日別時情況。‘回首’兩句,轉到如今。‘欲知’二句,一問一答,極見愁深念切。‘芭蕉’句,以景收,寫出兩地思念,視前更進一層”(《唐宋詞簡釋》)"上片寫關外之景,而以“春意空闊”四字統括。“猶記”二句,點明別時景色正如今相同。換頭承“出關”,回憶昔年輕別情形。“回首”二句,折到如今。“欲知”三句,由李商隱《代贈》“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東風各自愁”詩句化出,而改敘述為問答,更覺搖曳生姿。“憔悴”二句,所謂“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更可見相知之深,相憶之切。欲知方寸,共有幾許新愁?“欲知”句辭意頓轉,寫突接京都戀人詩篇,抒發相思。以“共有”二字將天涯兩地雙挽,借用戀人詩篇中丁香、芭蕉之意象,巧妙回復戀人。

     

    (責任編輯:史林娜)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