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臺首頁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搜索
    X
    歷史典籍頻道首頁 史典書目 史海拾遺 研究發現 閱讀提示 知識問答 野史傳說

    漢朝廢儲之爭:劉邦呂后大斗法

    時間:2017/12/1 10:25:52 來源: 古典文學網 作者: 鼎湖聽泉 瀏覽量: 2945

    (1)廢儲:劉邦呂后大斗法

    可能大家也熟知劉邦的《鴻鵠歌》:“鴻鵠高飛,一舉千里。羽翮已就,橫絕四海。橫絕四海,又可奈何?雖有矰繳,尚安所施?”這首的內容基本上就是這次廢儲運動的口敘實錄式寫照,劉邦雖然書讀得少,但跟得讀書人交流多,直接知識多,寫起詩來也是不在話下,毫不含糊,不謙虛地說,劉邦也算是帝王中寫詩寫得最好的之一了,如果沒有人能考證出他請人代筆的話,因為也不知是不是有背后強大的寫作團隊為他寫就的,當然,這純屬開個玩笑,大家不必當真。

    這詩當然也是直白易懂,本身就是反映劉邦心情的大白話,大意就是說,天鵝呀,大雁呀,一飛就是幾千里。他們羽毛已經豐滿,人家是隨便飛來隨便起,一飛沖天橫絕四海。我們還真是不知怎么辦,真沒有招對付人家了。人家翅膀硬了,我老劉雖有弓來又有繳,可也是用不上啦。心肝寶貝啊,這可不是我老劉不想管你,而是天意也,我也沒法子了。

    其實寫這首詩時,劉邦的處境基本上與當年項羽在烏江邊“霸王別姬”時的情形差不多,“虞姬虞姬奈若何”,生離死別之際的鉆心痛也,絕境中的無可奈何的掙扎,是多么地讓人絕望,此時的劉邦才真正理解曾經的好兄弟項羽的苦痛,是那么鉆心的痛。

    當然劉邦和項羽項大王的區別是劉邦沒有他那么自負,沒有憶苦思甜提起當年勇,也不過多將責任推給老天爺,什么天要滅我非戰之罪啊,劉邦大概是不會往這方面想的,拉屎不出賴地硬,那是要被人恥笑的。

    總之,劉邦是實話實說了,沒辦法就是沒辦法,俺們爽直慣了,因為朝中盤根錯節,各派政治勢力都在為各自利益在搏殺火拼,還包括歷史的種種原因和積怨的糾結,很多東西在互相掣肘,貴為皇帝的劉邦也是獨力難支也,這當然有一點天意的成分在內,不過并不是說天要滅劉邦,這是事在人為,然后才是無可奈何的嘆息,劉邦還大方地承認這次博弈真是技不如人,我老了,真的不中用了,怨不了別人什么什么的。

    因為歷練官場的呂后實在是意想不到的強大,劉邦甚至于要承認一開始就低估了她的政治智商和能量,所以到了后來刮目相看之后,也只能坦率地表達了自己無能為力又無可奈何的心情了。

    大家也知道劉邦自從以48歲高齡在家鄉沛縣起義反秦之后,十幾年的鞍馬勞頓御駕親征,還受過多次嚴重箭傷,50多歲登基以后身體每況愈下,病痛連連,看到自己時日無多,而漢皇朝又百廢待興,劉邦急啊,常為漢的江山社稷擔憂,尤其是劉邦百年之后接班人人選問題真可謂是傷透了腦筋,讓他覺也睡不好,寢食不安啊。

    按理說,當時已經確立劉盈為太子,他又是嫡長子,應該是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不過后來劉邦發現劉盈過于“仁弱”,才華也很平庸,除了一顆善良的心別無長物的樣子,擔心他難以合格地繼承皇位。因為在官場崇尚的是“叢林法則”,弱肉強食是也,有婦人之仁的人分分鐘成為別人的“美味點心”,被人吃了還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根本是一點也不像劉邦,相信這樣兒女情長的太子當上皇帝后,根本沒有能力管理好江山社稷,所以就有了換太子的心。

    而且,劉邦的寵姬戚夫人(前文多次講過,這也是美色就是生產力的佐證也,嘿嘿)所生的兒子趙王劉如意才華出眾比較有魄力,這方面和劉邦比較類似。加上戚姬日夜啼泣欲立其子為新太子,所以劉邦也想廢掉呂后所生的太子劉盈,改立趙王如意,已經是下定決心的那種。

    當然,其時廢儲程序還處于萌芽醞釀階段,因為要換太子確實是困難重重阻力很大。資料顯示,按照華夏傳統習俗,大都是實行嫡長子繼承制,這是宗法制度最基本的一項原則,也就是說宗族組織和國家權力組織的運作必須吻合,具體點說即是王位和財產必須由嫡長子繼承,嫡長子就是正妻所生的長子,如果要廢太子必須引發多方面的“政治地震”,因為這牽涉的場面太多觸動的利益太大,阻力自然就大,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很多人是不敢輕言換太子的,說重了就是了動了國之根基,弄不好會發生大動亂。

    直到漢十年,皇權爭奪又出現了新的危機。

    因為從大肆殺功臣中立威并賺足了政治資本的呂后野心越來越大,劉邦甚至察知了呂后有異心,也就是有代劉而王的跡象,她的那么多政治動作當然是包藏禍心,所以廢太子劉盈改立趙王如意為國儲的程序也提上了議事日程。

    這次劉邦是下了決心的,一方面要打擊呂后勢力鞏固劉漢政權,另一方面也是有意取悅于自己的最愛美人戚夫人,一箭雙雕也。

    劉邦之所以心向戚夫人并為她強出頭,那當然也有美色的蠱惑,好漢不打誑語,盡管劉邦知道要動了政權組織根基比登天還難,他要面對的是根深蒂固的強大傳統繼承法,雖然獨力難支,劉邦還是樂意為自己心愛的戚姬去搏一搏,即使是碰得頭破血流,他也要勇往直前,直至鞠躬盡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劉邦也是性情中人。

    當然,可以預見的是,阻力非常地大,以至于作為一國之君的劉邦也感到處處受掣肘,也只有這個時候從來自信樂觀的劉邦開始有點悲觀厭世,恍然發現原來他也是一種權力傀儡,他的岳父呂太公才是一個最精明的政治投機家,以前得到呂太公的資助高興得屁顛屁顛的,還以為是自己是大美男,呂太公倒貼美艷女兒給自己呢,原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是劉邦自作多情,他只是把劉邦當作“政治黑馬”和潛力股來加以投資而已,現在他已經派自己的精明女兒呂雉來連本帶利要收回去了,一切都是冤有頭債有主啊,這世界確實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其實劉邦也只是人家手上放飛的一只風箏而已,線在別人手上,愛如何操縱就如何操縱,有時在恍惚之間劉邦總是有這樣的不妙聯想和大徹大悟。

    不過,公平而客觀點來說,呂雉作為劉邦的元配夫人,也是出生入死和劉邦患難與共過,當年在項羽軍營里作為人質苦過黃蓮,后來又因劉邦怕擔當不了殺功臣的罪名,而替其一一除去帝國最強大的政治對手,鏟除了大部分異姓王,鞏固了大漢的大一統,讓劉邦高枕無憂,也算是勞苦功高,是劉邦革命道路上同甘共苦的不可多得的戰友,還是一個女中豪杰,政治智慧一點也不亞于劉邦也。

    最重要的是,呂后在朝中人脈很廣,很多大臣都是呂后的勢力,有著很深厚的群眾基礎,而劉邦最心愛的戚夫人,除了美艷除了藝術細胞除了深得皇帝老公之心外,她在漢朝政治圈子里幾乎是白紙一張,純潔得很,換句話說也就是沒有一點政治基礎和政治能量,所以呂后和戚夫人之間的政治對決,簡直就是不對稱戰爭,即使是加上皇帝的劉邦也勉強打個平手,甚至于實際上是處于劣勢,因為劉邦要撼動的不是單一的人,而是根深蒂固的作為王朝政治的最強大根基宗法觀念和宗法制度,這才是最要命的。

    這也是劉邦此前對換太子猶豫不決的深層原因了,后來發現呂后的異動,才使劉邦為漢家江山放手要搏其一搏。而當劉邦把換太子的議題拋出去之后,簡直就像是炸開了馬蜂窩,沸反盈天啦。

    劉邦甚至低估了曾與他甘苦與共的大臣們的反應。當劉邦多次征求親近大臣的意見時,原以為會得到他們的擁護甚至于同情,卻不想包括留侯張良在內的一班老臣,都強力勸他不要廢除劉盈的太子稱號。

    因為第一個起來反對廢儲的就是朝中大臣,他們紛紛群起諫爭,張良、周昌、叔孫通等漢重臣都堅決反對廢長立幼。因為太子一位事關國體,非常重要,不可輕易改立,為大漢建立禮儀制度立了大功的大儒叔孫通這回也不?;^不做騎墻派了,而是堅決反對廢立太子,還因廢立太子一事說了一番非常具代表性的話:“太子天下本,本一搖天下振動?!卑烟由仙搅颂煜轮?,叔孫通們看重的正是宗法制度治國,他們認為一旦制度遭到隨意破壞,以后就會形成習慣,誰都可以因私心而隨意朝令夕改,這對治國很不利,簡直是災難性的改變,后果不堪設想啊。

    張良還考慮到了當時天下初定,漢朝統治根基未穩,各項規章制度還沒有完全走上正軌,需要加以健全完備,而不能隨便廢除,也只有維護現狀無為而治,不鬧政治地震,才能安定天下確保大漢江山永固,這理由也是蠻瓷實的。

    反正,基于政治大局,大臣們強烈反對廢儲。不過這卻絲毫不能動搖劉邦換太子的初衷,因為劉邦和那幫老臣的著眼點不同,雖然也有偏袒大美人戚姬的私心,不過劉邦更多考慮的還是呂氏家族對劉漢的滲透。

    弄不好會像異姓王一樣讓江山變色,換句話說呂氏就是當時最有威脅的異姓王了(而且外戚還更加能近水樓臺先得月也),如果劉盈做了皇帝,母憑子貴,到時候不賢明的太子被母后玩于股掌之間,不就是等于江山易幟啦,這當然是我要考慮的重點,反正換的太子也姓劉,還比較有為,很像劉邦,又沒有強大的外戚勢力作為后盾,這難道不也是劉邦在考慮漢之江山穩固之事嗎?

    因為角度不同,眼光就不同,既然都是考慮國之大事,為什么還拘泥于什么嫡長子才符合宗法組織制度才是正統呢?劉邦就特別反對此種食古不化的酸腐想法和做法,這是典型的腐儒行為,劉邦可是和腐儒斗了一輩子的人。因為是原則性的問題,劉邦當然也不會那么容易退卻也,雖然劉邦知道他的對面是萬丈深淵很難逾越。

    最搞笑的就是那個因奏事碰到劉邦親熱擁吻戚姬而罵其為桀紂之主的大膽周昌,因為劉邦曾把要換太子的想法告訴他,并讓他立馬表上態。劉邦想周昌是其的老熟人老部下,自劉邦任泗水亭長時就跟著老劉,然后和劉一塊兒起兵出生入死親如兄弟,即使不支持也不會反對吧?居然劉邦最怕的事情卻又發生了,因為周昌正是最堅決反對“廢長立幼”的那幾位大臣之一,簡直是氣死人也。

    因為劉邦一問周昌換太子之事,有口吃毛病的周昌一聽要廢長立幼,立馬勃然大怒,想要吃了劉邦的樣子,人一急火攻心說起話來更加結結巴巴,他十分惱火地對劉皇帝說:“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雖欲廢太子,臣期期不奉詔?!边@當然是急于反對而更加口吃說不清楚而“期期“的緣故,弄得劉邦這個當皇帝的也變得哭笑不得,只能在那干笑著,這個大膽周昌還真是吃了豹子膽,連劉邦都敢噴,估計劉邦以前也是太能從諫如流了,才把這班大臣給慣的。

    周昌就是一門大炮,非常能直言,劉邦當然也知道讓部下講真話的重要性,這也是劉皇帝得天下的秘訣,絕對不會治他的罪,正因為周昌的仗義執言,據說后來還有了冷血呂后“跪謝周昌”的催人淚下的故事呢。要說呂后冷血,也就是因為沒碰到讓她感動得熱淚盈眶的人而已。

    反正眼看太子行將被廢,另一個做出強烈反應的就是呂氏集團,尤其是這些年年老色衰常坐冷宮做“留守太太”的呂后,更是對色藝俱絕的寵妃戚夫人怨恨有加,如果劉如意能成功上位,那么此事的最大受害者就是呂后,她以后還哪有地方站?當然是利用自己多年經營得來的政治勢力和能量來極力狙擊和瘋狂反撲了,利益才是攪動天下人的唯一杠桿。

    最后呂后遂求救于帝國“智囊”張良,據說請動劉邦請了很多次也請不來的著名隱士“商山四皓”就是張良的妙計,也正是因為這幾個很有名望的老臣的緣故,劉邦終于放棄了換太子的理念,愿賭服輸。

    其實,張良那時候也已經處于半退休狀態,眼看著功臣們不時受滅門之災,他老人家也早已有了效赤松子游的退隱之心,不過形勢危急之中,因為有人為呂后獻計讓她去找張良,也唯有滿肚子計謀的張良才能救太子的危難。居然聽說后來還發生了有點氣急敗壞發了瘋的呂后先是屈尊下跪,接著又讓自己的哥哥呂澤(作為一個劉邦的大將,其在軍界的影響也不弱)去強迫不大理世事的張良設謀的事來,軟硬兼施啊,可見換太子對呂家是怎樣的生死攸關耶,呂家就靠劉邦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劉盈來撐門面了,老劉早就料到。

    這事后來劉邦才知道的,其實劉邦也低估了毒呂后要保衛自己利益的決心和能量,認為她不會弄出什么驚濤駭浪來,最多就是茶杯里的風暴而已,以劉邦這個大風大浪里闖過來的一國之主,絕對沒有擺不平的政治風波,居然就在呂后那里跌了一跤,后悔不及,因為他老人家怎么也想不到,她能請來了他自己怎么請也請不來的“商山四皓”,始料不及也,簡直是眼鏡片碎了一地。

    張良當然是一個足智多謀的人,雖然他那時已經因為自保需要不太理國家大事,不過他可能也認為換太子非同小可,而且又受到了呂后之重托,他是一個能堅持原則的人,也可能不想壞了祖宗規矩,而且他是一個很守信用的人,他要辦的事絕對不會推托了事,答應了的就一定得辦妥,牙齒當金使,這個劉邦和他共事多年就知道了他的這個脾氣,讓換太子一事影響國家穩定也不是兒戲啊。

    不過張良也沒有具體干些什么,就通過呂澤對呂后獻計說:“現在天下太平,皇上也已經不像戰爭年代那個時候聽我的話了,而且皇上現在那么寵愛美艷戚姬,也正是因為愛才動了換太子的念頭,即使是我再以言語勸諫他不要廢長立幼,這已經不是靠口舌就能保太子無事的了。不過我知道皇上歷來非??粗亍躺剿酿ň褪请[居在商山的四位年長高士,都曾是秦的博士,很有才學和治國本領),卻多次去請他們出山也始終請不來,你們也知道皇上對儒生是怎樣的一種態度了,呼呼喝喝大罵豎儒什么的,這四位方外高人就因為皇上對臣下態度一貫傲慢無禮而不出山的?,F在能救得了太子的可能就是他們了,如果你們有辦法把‘商山四皓’請出來輔佐太子,當太子的老師,讓他們天天陪著太子讀書,尤其是上朝之時陪伴太子,并讓皇上知道,然后認為太子受高人指點一定很有才華并深孚眾望,那么可能會讓皇上改變主意,試試無妨?!?/span>

    呂后聽到張良這么一說,也不知這靈不靈,更不知能不能把那四個世外高人請來當太子的老師,反正也沒法子了,就死馬當活馬醫吧,立即付諸實施。呂后先派呂澤讓人帶了太子的親筆信,還帶了一份厚禮,用低三下四的言辭商請“商山四皓”出山輔佐太子,這四位高士也就是東園公、甪里先生、綺里季和夏黃公,不知什么原因居然這次不再矜持,竟然全都來了,成了太子同車同游的老師,這已經是后來的事了。

    唉,這漢十二年還真是劉邦多災多難之秋,大家也知道劉邦在平定英布叛亂時又中了致命箭傷,現在病更加嚴重了,沒幾天活頭了。

    可是,此時劉邦主導的廢立太子程序還是一無進展,這讓劉邦怎么會死得瞑目啊,他現在一門心思就是要為心愛的戚夫人做最后一件事,那就是立如意做太子。

    (2)政治式整容:戚姬與“人豬造型”

    張良也曾當面勸諫過劉邦,后來索性托病不再上朝。而作為太子太傅的叔孫通還以死相諫,為了息事寧人,劉邦也曾假裝聽從,事實上劉邦對廢立太子的想法從來沒有改變過,那確實也是劉邦的一種保江山社稷的策略,非要堅持不可。

    直到一次朝宴,劉邦才猛然發現他從來認為不成器的太子身邊有四位八十多歲的老人相伴,他們胡須、眉毛都白了,但是穿衣戴帽卻非常講究,很有點道骨仙風的超凡脫俗清爽樣。

    劉邦當然很奇怪,就好奇地問這四位老者是誰?為什么和太子在一起?四位老人爭著上前回答劉邦,并各自報了姓名:東園公、甪里先生、綺里季、夏黃公。哇,不聽不知道 ,一聽嚇一跳,這不是劉邦多次請也請不來的“商山四皓”嗎?當年他們拒絕出山為官,寧愿過樂道安貧的生活,還寫了一首《紫芝歌》明志:“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曄曄紫芝,可以療饑。唐虞世遠,吾將何歸?駟馬高蓋,其憂甚大。富貴之畏人兮,不如貧賤之肆志?!睆倪@些詩句里就知道他們清高得可以,劉邦還吃了閉門羹,為什么逃避我而要跟隨我的仁弱兒子呢?劉邦百思不得其解,這里面一定發生了什么偏差,于是忙問其故。

    于是四位老人上前向劉邦謝罪道:“陛下輕視儒生,又愛罵人。我們因為不愿受辱,所以才謝絕了陛下的邀請而寧愿隱居深山老林。如今聽說太子仁孝恭敬,是個寬厚仁愛的人,還能禮賢下士,尊重和愛護天下讀書人,得到天下人的擁護和愛戴,所以我們就來了,一齊來做太子的賓客?!边@他媽的“商山四皓”怎么說這話這么肉麻啊,簡直就像是拿了人錢財替人家做廣告的托,一點風骨也沒有了,這還是以前那些清高孤傲的世外高人嗎?劉邦不禁突然有點犯迷糊起來,劉邦的兒子是什么德性他還不知道嗎?這怎么就像是變性了一樣???

    后來,劉邦最終也想通了,能得到名滿天下的“商山四皓”相助這本身就是一種最厲害的政治動作,廣告效果絕對是出來了,而且從這方面的運籌帷幄也說明了呂后非一般的政治手腕,幕后活動和策劃確實是搞得十分成功,深不可測的政治毒婦啊,至少劉邦不能請動“商山四皓”,單單這一點劉邦已經是輸了,不管是用的什么手段,劉邦也只能無話可說無計可施。

    我確實老了,不服老不行啊,怪不得我一說要換太子,朝中那么多大臣都拼命反對,除了陳說利害以外,還對劉盈贊不絕口,都說他聰明過人,深孚眾望,原本是呂后在后面使橫手啊,自己太小看呂后了,劉邦是這樣想的。及至“商山四皓”一來,劉邦更加知道大家很同情太子,有了四位大賢輔佐,更是如虎添翼,孤家寡人的我和遭人嫉恨的戚美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了,他們已經成為了鴻鵠大雁,能橫絕四海了,我還能怎么辦?一個病入膏肓的老頭,除了消除改立趙王如意為太子的念頭,沒有什么條件可說,從此以后劉邦再也不提廢立太子之事了,省得賣力不討好。

    于是,劉邦最終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對“商山四皓”說:“那就煩請四位大賢好好輔導教化太子了,這樣國家就有福了?!闭f完眼淚差點就流了出來 ,不知是為太子流還是為如意流甚至于是為自己流的,落花流水春去也。

    四位老人敬完酒,便瀟灑地離去??粗x去的四位老人的背影,劉邦突然有一種很柔弱很失落的感覺,像被一種無形力量抽空了的那種十分空洞的感覺,革了十幾年命,到頭來居然作為人主的他已經沒有能力再指點江山,那種心情更加是傷不起,太傷心了。

    然后劉邦指著他們對戚夫人說:“親愛的,不是我不管你,我已經是盡力而為了,為了你也為了我,我想更換太子,但是有他們四位大賢人都來輔佐太子,太子的羽翼已經豐滿,難以撼動太子地位了??!看來我們的兒子如意是當不上太子了,這只能說是天意弄人,呂后真是一位好主子??!還是你以后的好主子,難怪連我最信任的樊噲也和呂氏集團眉來眼去了,呂后夠老辣嘛。完了,完了,全完了,這可什么辦?”一聽到自己的皇帝老公也無能為力,戚夫人那個悲痛難以言說,立馬就失聲痛哭,看到自己的心肝寶貝哭成了淚人兒,劉邦也沒招了,只好語無倫次地對戚姬說:“別哭啦,寶貝,來來來,為我跳一曲曼妙的楚舞吧,我最喜歡看你跳舞了,我也來和唱一首楚歌吧:鴻鵠高飛啊,一飛千里。羽翼已豐啊,橫絕四海。橫絕四海啊,還能怎么辦。即使手有弓箭,對于高飛的鴻鵠也沒有什么用啦,根本不能傷害得了它的……?!?/span>

    就是在這種憂心忡忡情意綿綿的氛圍下,劉邦傷心地唱完了歌,戚夫人早已哭干了眼淚,還真是有一種生離死別的感覺。反正光哭也沒用,最后也只能罷酒上床睡去,管他天塌還是地陷,無所謂了,連命都可以丟掉,這世界沒有什么可以不丟棄的,劉邦算是看破了……。

    劉邦在廢儲如此重大的帝國政治運作上,干脆利落地敗給了自己的大老婆,也預示了他死后呂氏集團的絕對坐大,然后是千篇一律生生不息的“秋后算賬”。

    為什么千百年來人類總是喜歡在自己發明的“權力游戲”的召喚下,高舉利益的利劍前赴后繼地自相殘殺呢?難道利益是高于生命的唯一選項嗎?甚至于到頭來自己也成了利益的陪綁也在所不惜?果然人類是最有思想的破壞性動物?我不知道,可能,這源于一切的欲望……

    總之,這奪嫡未遂之仇呂后絕對是要報的(而且革命形勢的發展也需要她這樣做),還有那由來已久的冷宮春怨也一并清算。只是劉邦沒有鞠躬盡瘁之前也只能暫時隱忍罷了,君子報仇也不用十年呢。

    果然公元前195年(高祖十二年)四月甲辰日,劉邦在長樂宮兩腳一伸,呂后的兒子劉盈承襲帝號做了大漢皇帝之后,呂后就加緊了打擊戚夫人這個政敵加情敵的步伐,反正戚姬的所有力量基本上就是從劉邦那里得來,“保護傘”一被收起,基本上長袖善舞的戚大美女在官場上也處于了“裸奔”的狀態,要怎樣羞辱都沒有多大障礙了。

    當然,呂后是一個歷史上配享本紀(和她的老公一樣)的準皇帝級政治人,她不僅僅只是想要了戚夫人的命,最重要的是要清除威脅自己兒子皇權的趙王劉如意,不然的話能變天的可能就是這個類劉邦的戚姬寶貝兒子了,要是這樣,到時候連哭都沒眼淚了,官場從來不相信眼淚和溫情,于是圍繞如何廢掉劉如意進而斬草除根的大小政治動作由此出籠,而且從來沒有消停過,同時通過打擊劉姓王動搖大漢統治根基,為呂氏集團在政壇的崛起騰出位置。

    首先,呂后先是把成了“無牙老虎”的戚夫人囚禁起來,然后以此為餌派人多次召趙王進京,使他成了“籠中鳥”再加以炮制。

    不過跟著劉邦打天下也十分忠于大漢的豐沛集團骨干分子當時是趙國丞相的周昌,卻識破了呂后的奸計,于是從中作梗阻止了劉如意去京城,當年連劉邦都敢嚴肅批評的賊大膽周昌對使者說:“高皇帝把趙王托付給吾等叔父輩,而且趙王年紀還小,我們就有看護的責任,不然就是失職。以我幾十年的職業生涯,我當然也知道呂后怨恨戚夫人(他本人就曾親眼撞見劉邦和戚夫人旁若無人地親熱),這是一種歷史糾結,呂后這一召,當然也是想把趙王騙到京城一并殺掉,這也是我不能讓趙王前去送死的理由。退一步說,現在趙王還有病在身,不便去長安赴命,你們還是請回吧?!?/span>

    周昌這個口吃佬曾經在劉邦廢儲時力挺劉盈,呂后曾經感恩戴德到要跪拜他,可惜這么一阻撓,以前的恩情似乎也不記得了(官場翻云覆雨是常事,兇險得很,什么時候被吃掉都不知道),不過呂后雖然對此非常惱怒,也不能把他怎么樣,只好來一招調虎離山計把保護趙王的周昌召到長安來,來個釜底抽薪抽起了能主事的,減少阻力之后,派人再去召趙王劉如意。

    呂后做了這么多小動作,當然也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寶貝兒子的位子,可以說是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據說以前英布謀反,鑒于劉邦已經年老體弱,有人建議太子帶人馬去滅英布立軍功以賺取政治資本,劉邦也正有此意,不過太子心地善良能力平平,呂后也怕跟隨劉邦打天下的那班將軍不服太子,甚至于給他顏色看看就不妙了,反正勝了他也還是太子,如果敗了那就麻煩了,被人家抓個現行估計連太子位也要丟了,這不正是間接益了和太子爭位的趙王嗎?不笑死戚夫人才怪,想當年呂后在項大王的營地忍辱含垢,甚至于幾乎有被生烹的危險,戚妃卻在劉幫膝下承歡,吹蕭弄玉,倚門而歌,長袖善舞,風情萬種,不知今夕何夕,多少瀟灑寫意,現在你還想這樣,沒門!

    所以,聰明呂后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兒子去冒險,還是力主皇帝御駕親征,劉邦也知道對付英布這種老軍棍絕非易事,太子“固不足遣”,不然的話弄出一些笑話來自己的老臉不知往哪擱,一世英名也從此毀了更加得不償失,最后才臨時決定掛帥親征的,倒是慌得曾放言皇帝不會親征的英布有點難受,此是閑話。

    (3)毒死趙王劉如意

    反正,呂后就是處心積慮要解決掉阻著地球轉的戚姬寶貝兒子趙王劉如意,做夢都想他橫死的那種,誰叫你專搶呂后的風頭呢。

    關于這個,最終毫無懸念的是劉邦死后戚夫人和劉如意雙雙被心狠手辣的呂后害死。甚至于戚夫人一門全讓呂后給收拾個干凈,大家基本上都知道這段歷史上最著名的殘殺案,劉如意被毒死,最慘的就是曾經傾國傾城的大藝術家戚夫人成了史上最具創意的“人彘”造型,被砍了手腳,還挖眼熏耳,用藥毒啞,扔到茅廁里當豬養,這種慘絕人寰的報復連呂后的親生兒子劉盈都看不過眼,大罵獸性大發的母親是“此非人所為!”也就是說呂后不是人也。

    果然是女人之間的戰爭有時更加血腥和殘忍,更加花樣百出,戚姬那斷手斷腳的“人豬”造型令古往今來多少梟雄都心驚膽戰,所以女人是不能輕易得罪的。斗了幾千年,死了很多人,這樣的一種活法有時候還真是讓人眼前一片漆黑,只一個絕望了得。

    出來混,遲早要還。官場里混的很多人有時是死都不冤枉的,春秋無義戰,冤冤相報也。

    話再說回來,當趙王接受呂后詔書動身赴京,還在半路上時,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原本仁慈有加政治智商卻不高的漢惠帝劉盈知道母后一心想干掉自己的兄弟趙王,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居然動了要保護自己兄弟的心思(這和著名的春秋時期衛國公子代兄弟去死的“李代桃僵”故事十分類似),就先行在路上把趙王接回宮中嚴加保護,甚至于到了同吃同睡須臾不離的地步,生怕自己不在母親就殺了趙王,果然是兄弟情深也。呂后還真是老虎吃天無從下手耶,只能罵自己的寶貝兒子是吃里爬外笨蛋一個了。

    反正這皇家兩兄弟玩起了“一致對外”的把戲,讓作為皇家話事人的呂氏,也大有自己不是劉氏家人是外人的奇怪感覺,心里很不是滋味(因為劉如意曾幾次險些取代了劉盈的太子位子,也險些讓呂后在自己最看重的政治地盤上輸個精光),這也更加激起她的斗心,非要把劉氏有為子弟擊潰才心安,而且在劉盈目睹了自己的母親太多狠毒憂郁而死之后,臨朝稱制的呂后更是加快打擊劉氏家族的步伐,進行雷厲風行的人事大洗牌,分封諸呂,篡黨奪權,幾使劉氏江山變色,要不是機智計王陳平聯合周勃鏟平呂氏勢力,估計劉氏天下基本上也盡失了。

    總之,呂后這個中國歷史上第一位皇帝級女人有的是手腕,要搞死一個人她有的是計,而且這機會也不用等得太久。

    公元前194年(孝惠元年)十二月一天清晨,陽光明媚,生性軟弱的漢惠帝少有的心情舒暢,于是興致勃勃地出去射箭玩樂,于是等待時機的呂后立馬瞅準了這個空檔,加害年幼不能早起的趙王,因為趙王的“保護傘”劉盈出去了。

    呂后一聽到趙王獨自在家,立馬派人給趙王灌了毒酒,等到在外面玩夠了的漢惠帝劉盈回到宮中,趙王已經中毒死去多時,心地善良為人仁柔見不得血的劉盈直怪自己麻痹大意害死了弟弟,捶胸頓足淚流滿面的樣子,我怎么就這么渾啊什么什么的,開始患上了憂郁癥。

    等到呂后做戲做全套上演宮廷權斗連續劇,把美艷戚姬搞成慘不忍睹的“人豬”酷造型讓自己的寶貝兒子親自觀看之后,劉盈受到的刺激更大,差點得了失心瘋,不僅不顧皇帝威嚴當場像小孩一樣失聲痛哭,還大罵自己的親生母親不是人,為了權力什么喪心病狂的壞事都干得出來,經此變態事件的強力刺激,憂郁癥更加嚴重,幾乎是到了不能理政的地步,每天紙醉金迷飲酒作樂,放縱無度的結果是把自己的身體也搭上了,從此一病不起。

    皇帝不能理事,正好很有權力欲的呂后取而代之,我等這個等得花兒也謝了,以前劉邦駕崩時想撤掉那班軍權在握的將軍都不敢動作過大,怕他們造反,現在我可以垂簾聽政做“幕后皇帝”了,何樂而不為?正中下懷也,想這一天想得眼都瞎了。

    所以趁著皇帝兒子不能視政,呂后馬不停蹄進行了人事大換血大洗牌,首先調淮陽王劉友去接替橫死的劉如意做趙王。與此同時,為了加強呂氏外戚集團的實力,這年夏天還下詔追封酈侯呂臺的父親呂澤為令武侯,試探一下朝中大臣們的反應,加強輿論,接下來便加快了對劉氏諸王加以殘害的步伐,以便建立呂氏王朝。

    用戶評論

    聯系電話:0351-7170066

    宗教信仰頻道聯系

    久久久久99精品成人片试看